污文小说总裁克星在线阅读由米恩提供
八旗小说网
八旗小说网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乡村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夫妇乐园 收养日记 都市奇缘 幸福宝玉 娇妻呷吟 銹母攻略 碧栬江湖 红楼椿梦 拯救人凄 灰色黎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旗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克星  作者:米恩 书号:7737  时间:2017/1/21  字数:9436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自那而散后,卓奕华果真如贺知镜所愿,加倍地对丁筱仟好。

  两人除了每天上演浓情意的温馨接送情外,中午时分,丁筱仟还会抱着便当,到总裁办公室与卓奕华一块享受,甚至你一口我一口地甜蜜互喂;到了晚上,他们也一定会共进浪漫的烛光晚餐,感情好到让所有员工都以为讨厌女人出名的总裁转了,与丁筱仟的好事将近。

  在看着他们高调谈情将近半个月后,忍耐已到极限的贺知镜终于忍受不了,递出了那早该递出的辞呈。

  看着那娟秀的宇迹,卓奕华心一沉,瞪着眼前的女人寒声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一定帮我追到她吗?现在她不仅递辞呈,连人都失踪了,你说该怎么办?”

  贺知镜辞呈一递,便没再来上班。整整三天,他看不到她,也找不着她,这让他着急,紧张地找来丁筱仟。

  丁筱仟好整以暇地玩着她的手指甲,凉凉地说:“她没有失踪,不过也快了,我听繁璃说知镜十天后要出国,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你说什么?!”

  这话像颗震撼弹,让卓奕华倏地跳起来冲到她面前,俊颜霾,“她要出国?!为什么?你们该死的最好是这样帮我!”他听从她们的建议,在明山对知镜说了那些话还和她演了半个月的戏,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当他看见贺知镜的辞呈时,他慌了,现在听说她要出国,且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他只差没暴走,揪起一脸从容的丁筱仟,要她把话说清楚。

  “喂喂,注意你的态度。”

  虽然很不卓奕华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死人态度,但丁筱仟仍好心地为他解释,“知镜要出国,当然是要离开台湾这个伤心地呀!每天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最好的朋友上演麻兮兮的甜蜜秀,是女人都受不了,她能忍快一个月,已经很了不起了,再忍下去,不得忧郁症才怪,当然要走喽!”

  “既然知道会受不了,你还让我演这出戏?!”他怒吼,差点失控掐上她纤细的脖子。

  美眸斜睨,丁筱仟一点也不怕。慢条斯理地说:“你紧张什么?戏又还没演完,而且这早在我们意料之中,你冷静一点,别担心。”

  “她都要走了,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卓奕华可没她那样老神在在,心爱的女人就要离开,他哪可能冷静!“我要去找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哪?”

  贺知镜三天前便失踪了,就连她三个哥哥都不晓得她去哪,而知道她下落的人,应该就只有他眼前这欠扁的女人。

  见他像头怒的狂狮,怎么也静不下来,她知道她要是不告诉他,他也会竭尽所能去找,到时要是坏了事可就麻烦了,所以她只能叹口气,安抚道:“我保证一个礼拜内她会主动去找你,这一个礼拜你别到公司上班,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搞得无比凄惨,越狼狈越好,最好让人一眼就看出是被情所伤,因为承受不住而自甘堕落,其他的事你都不必管,只要做好这一点就行了。”

  听完她的话,卓奕华浓眉紧拧,很是怀疑,“你确定这样做知镜就会出现?”

  “既然你怀疑,简单,请你另请高明。”说完,她站起身就要离开。

  “站住!”挫败地爬着发,他低咒一声,才恼怒地瞪向她,“该死!你最好祈祷这办法有用,否则我会让你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他现在除了继续相信她之外,也没别的办法了。

  咖啡厅里,贺知镜低垂着蚝首,美眸无神地盯着眼前色彩缤纷的水果茶,双手毫无意识地搅拌着杯里的冰块。

  “你下定决心了?”看她无意识地搅着该拿来喝而不是拿来玩的饮料,莫繁璃秀眉微拧,淡声问。

  拨的小手一僵,半晌,她才坚定地点头。“对。”

  莫繁璃又问:“不再考虑一下?”

  她略下眼眸,摇头。

  莫繁璃搁下手上的书,说:“你哥哥们呢?别忘了,他们三个可是生活白痴,少了你,他们该怎么办?”

  贺家三兄弟的生活起居全由贺知镜一手包办,要是她真去美国,不出一个礼拜,他们肯定会从型男会变游民。

  贺知镜苦涩一笑,“他们总会女朋友、会娶老婆,到时就会有人代替我照顾他们,这只是过渡期,时间久了,他们就会适应了。”

  见她似乎真下定决心,莫紧璃又开口劝道:“知镜,逃避不能解决任何事,就算你不理会你哥哥们,但我呢?筱仟呢?难不成你打算永远不见筱仟?不见卓奕华?”

  “我…”抿紧,她说不出话来,因为她没想过这个问题,不!应该说,她不是没想过,而是刻意不去想。

  对于这个问题,她不想回答,但她知道繁璃对于不在意的事,就算是天塌下来都能置之度外,可当她感到介意时,就非得追究底不可。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对看着,直到贺知镜被她盯得弃械投降,深深地叹了口气,用双手捂住脸,无助地说:“繁璃,我不想离开你们…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应该要真心祝福筱仟,可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说到最后,柔嗓忍不住哽咽了。

  “为什么?因为你喜欢卓奕华,所以做不到?”凤眸闪过一抹光,她锐利地问。

  早知道在莫繁璃面前她什么事也瞒不过,所以她极轻地点头,哑声承认,“对…因为我喜欢他,就算他曾经伤害过我,我还是爱他…”

  “那为何不接受?”她又问:“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卓奕华对你的感情,既然两人互相喜欢,为什么会成这样?”

  抬起带泪的明眸,贺知镜咬着,可怜兮兮地道出自己的恐惧,“我伯…要是他后悔了,和国中那时一样,觉得我很恶心、觉得我很恐怖,那我…绝对没办法承受。”

  听她说出心里的话后,莫繁璃才缓下咄咄人的神情,由包包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有没有办法承受,等你听完这个之后再做决定。”

  “这是什么?”贺知镜接过,眨着泪眸,不解地问。

  “你听完就会知道。”莫繁璃神秘一笑,接着站起身,往对面的公园一比,对她说:“如果听完录音和看过那画面后,你还是决定要走,记得事先通知我,我先走了。”

  “什么画面…”贺知镜正想问,莫繁璃已起身离去,她只能转头往繁璃所指的地方望去,发现对街公园里有对情侣,正甜蜜地相拥着。

  那相拥的背影看起来很熟悉,让她不眯起双眸,努力地窥看。

  好不容易,那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扬起脸蛋,熟悉的面孔,让贺知镜脸色倏忽一变。

  她霍地站起身冲出咖啡厅,不到三十秒,她人已来到公园,看着那亲昵相拥的两人,不可置信地问:“你们…这是在干么?!”

  坐在摇椅上相拥的两人同时,震,男人在看见贺知镜时,俊秀的脸蛋变得更红,宛若一颗红番茄,女人则是落落大方,巧笑倩兮地扬起娇颜看着她,“嗨,知镜,你怎么会在这?真巧!”

  贺知镜拧着柳眉,根本没心思和她打招呼,她在意的是——

  “学长、筱仟,你们…”他们的姿势令她十分震惊。

  丁筱仟千娇百媚地窝在末凯鹰怀中,而宋凯鹰那结实的手臂则亲昵地揽在她的上,两入神情皆洋溢着暧昧的气息,俨然是对热恋中的爱侣。

  “我们?”丁筱仟无辜地朝她眨眨眼,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宋凯鹰壮硕的膛上绕圈圈。“我们怎么了吗?不就是在谈情说爱嘛!你干么一副看见怪物似地看着我们?”

  贺知镜一听,俏脸倏地闪过一丝错愕。“谈恋爱…那卓奕华呢?你不是正和他交往?”

  “你说他呀,我们分手了。”丁筱仟甜甜地说。

  “分…手?!”贺知镜儍了。怎么会?

  “没错。”她拂去垂到前的鬈发。

  “是我甩了他,他那个人既无趣又乏味,每天的约会不是一块吃中餐就是一块吃晚餐,交往两个月,除了吃饭还是吃饭,简直比木头还木头,一点也不适合我,我喜欢的…”她伸手挑起宋凯鹰的下巴,娇声又说:“是凯鹰这种有学问又可爱的男人,和他在一块,有趣多了。”

  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宋凯鹰在听见丁筱仟对他的评语后,俊脸微窘,一颗心狂跳不已。

  听完她的话,贺知镜简直不敢相信。“你…骗人,你根本不是那种人。”

  她不相信好友会是这样见异思迁的女人。

  她们相识多年,感情比亲姊妹还要深,相对的她们也比任何人还要了解对方,她知道丁筱仟不是那样的人。

  “我为什么要骗你?”丁筱仟扬起一抹粲笑。“知镜,其实你根本不了解我,是人都会改变,更何况是像我这样漂亮的女人,我过的男朋友说多不敢、说少倒也不少,卓奕华呢,只不过是我一时兴起的玩乐对象。”

  她风情万种的拨着长发,再接再厉地说:“他嘛!真的太无趣,可能是没被女人甩过,我向他提出分手,他吭也不吭,不过自从那天起他便没到公司上班了,成天待在他在公司顶楼的房子里。听警卫说呀,他每天都买一些酒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酗酒…唉!自尊心太强的男人就是这么麻烦。一点失恋的打击都承受不起,也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她偷睨了眼贺知镜越来越惨白的脸色,满意地勾起粉角,在心里暗暗倒数着——

  五、四、三、二…

  还剩一秒没数完,贺知镜果然如她所料,惊惶的跑出公园,在马路拦了台计程车,扬长而去。

  看着那远得看不见的车影,丁筱仟大功告成地双掌合拍,愉快地由宋凯鹰的怀中退出,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宋先生,真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

  宋凯鹰一脸呆愣地回看她,半晌才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地说:“我、我不介意,能…能帮上你的忙,我很…很开心。”

  听他一句话说得零零落落,丁筱仟噗哧一笑,“我记得你和知镜说话很正常呀,怎么和我说话会结巴成这样?”

  “我、我…”宋凯鹰俊脸更红,不知该如何解释。

  见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丁筱仟也不介意,朝他嘻嘻一笑,又说:“总之,今天很感谢你的帮忙,如果能成功撮合知镜和卓奕华,我再请你吃饭,那么我先走了,再见。”说完,她拍拍裙子,朝他挥挥手,便要离开。

  见她转身要走,宋凯鹰连忙跳了起来,动作之快,还差点绊到自己的脚,冲到她面前,呐呐地说:“我、我送你…”

  “不用了,有人来接我,再见喽!”这次她不再停留,快步定向停在公园外的一辆白色车子,动作轻巧的上车。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宋凯鹰没再追上前,呆站在公园里好一会儿,直到那辆车开离,他才伥然若失地离开。

  贺知镜迅速来到夏腾立集团大楼卓奕华专属的楼层。

  推开未关的大门,她就看见各种空酒瓶一路由大门口婉蜒至房间门口,心一凛,连忙奔向那半敞的房门。

  房里酒气更重,最后在那张黑色大上找到卓奕华的身影。巧的脸蛋闪过浓浓的担忧,看着那张布胡碴的俊颜,美眸出万般地不舍。

  “笨蛋!不过是失恋而已,干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她拂去他额上淩的黑发,轻碰那不过一个礼拜未见便已消瘦的脸庞。

  这一触碰,原该睡的卓奕华竞突然睁开紧闭的双眸,盯着她错愕的小脸。

  “你…”看着那双清明的双眸,她惊吓不已,没想到他竟然是清醒的。

  “你真的来了!”他一把抱住蹲在旁的贺知镜,那力道就像是要将她给入体内般。哑着嗓,他激动地喊着,“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太好了…”

  抱着她,感受到那属于她的独特气息,卓奕华那颗像是随着她离去而被挖离的心这才安然归位。

  丁筱仟说贺知镜会在一个礼拜内主动来找他,他半信半疑,忍着不去寻找她的冲动,一天天等待,直到最后一天,就在他以为她不会来的时候,她终于来了。

  “我不是筱仟…”她凝望着他的俊颜说,语气没有苦涩、没有妒忌,有的,是浓浓的情感。

  “我知道,我知道…”他深邃的瞳眸闪着浓郁的情感以及一簇簇莫名的火焰,这几的思念与不安全化成了行动,他俯身吻上那红泼的小嘴,热切地着那馥软馨香的舌。

  “唔…”他扬的情感影响了她,所有的担心与挣扎在此时全弃她而去,她混沌的脑海里只记得一件事,他与筱仟分手了,所以她可以毫无顾忌地…

  爱他。

  她的心、她的身体渴望着他的爱,每条神经、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更深刻、更热烈、更绵的爱恋。

  她揽上他的颈子,笨拙地回应他的吻,着他薄却瓣、绕着他炽热狂野的舌,他宽厚的掌罩上她高耸的脯,而她修长的指则解着他衣服的钮扣,不一会,一黝黑一莹白的两具光luo身躯就这么在黑色的单上相拥着。

  他的舌滑过她的颈、她的肩,停留在那小巧的嫣红上头,温柔地含着、嬉戏般地弹,直到身下的娇躯轻轻地颤抖,那漂亮的**为他而立。

  “嗯啊~~”他的逗令她羞不可遏地逸出娇感的身子泛出愉的战傈,她抓着他的肩,不甘心只有自己受到摆,身子一转,她将那全身肌绷得死紧的男人压制在身下,她就像女王一般跨坐在他身上,那柔软的幽谷准确地贴在他的刚上。

  小脸辣红,在那双慾火奔腾的眸子注视下,她缓缓地弯下身,让她雪白的双峰紧附在他结实的膛上,接着她探出舌尖,将他方才对她的所作所为,一一回报在他身上。

  汗水布两人叠的身躯,卓奕华看着她吻过他的、滑过他的颈,然后含上他早已硬的**。她丰盈的双在他的挤下更显人,她软的幽谷正抵在他壮硕热硬的昂首上,这样的双重惑让他再也无法忍耐的嘶吼一声。

  大掌合握住她的,一个进,完全的占有她。

  “啊——”他突如其来的侵入让贺知镜惊喊出声,娇躯因那撕裂的痛感而绷紧,美眸含泪,控诉地瞅着他。“可恶!你怎么可以突然进来…”

  “很痛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撒娇般的抱怨让卓奕华心头闪过一丝爱怜,她紧窒的甬道包覆着他的灼热,让他备受折磨,慾望催促着他继续,但他不能,因为她盈泪水的美眸及她身子的不适。

  他知道女人第一次会痛,但他不知道会让她痛到落下眼泪。

  “你明明是故意的!”她张口往他肩头一咬,两排整齐的牙印顿时浮现。“你要进来至少要先通知一声嘛!下次再这样,你就死定了。”

  下次?口涨无法言喻的快,他扬笑了,在她耳畔低喃,“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

  他温热的鼻息洒在她感的耳后,引起她一阵轻颤,雪的大腿不由自主地夹紧,让两人紧紧附的地带更加紧密。

  ,感觉到她的紧缩,他着,轻她小巧耳垂,难以忍耐地低喊,“请问我可以动了吗?”

  他的询问让贺知镜的俏脸更,羞怯地无法回答,这才发现体内的疼痛似乎早巳退去,除了一股酸涩的感觉外,就只有他那滚烫的温度在她体内焚烧着。

  她轻咬粉,轻轻地、试探地摆动着,这一动,像是有股电窜遍两人全身,令他们同时屏住了呼吸再缓缓地吐出。

  得到她以行动回覆的答案,卓奕华不再忍耐,薄欺上她的,狂切地咬、烈地需索着她犹如药般令他沉的气味。

  大掌紧扣着她的,一个旋身,他将她至身下,抓起她的双腿环绕在他的际上,引导着她与他一起律动、一起奔驰、一起感受那极致的灿烂…

  一整夜的爱让两人筋疲力尽,贺知镜躺卧在他肩窝里,顽皮的纤指在他健壮的膛上描画着。由那两块肌上的突起滑至那线条分明的六块腹肌,然后是那感肚脐,再接着是…

  “别闹,如果你还想下走路。”

  几近溺爱的沉嗓成功地制止在他身上玩火的小女人,卓奕华把玩着她的发,在她额头烙下一吻。

  贺知镜俏脸一红,有些不服气地回嘴,“我体力没那么差。”

  他轻笑。“你的意思是还想再来一次?”若她敢说是,他保证会让她连点火的力气都没有。

  脑海彷佛还能听见自己昨夜频频求饶的喊,贺知镜又羞又恼地捶了下他的口,咬着粉,不敢答话。

  她羞涩的模样令他心头一热,他侧过身紧揽着她,在她耳旁轻声问:“你为什么来?”

  他想知道贺知镜为何会突然想通,主动来找他。

  她静默了一会儿,深一口气后柔声说:“我…听了繁璃给我的录音。”

  “录音?”他皱起眉。“什么录音?”

  她揽着棉被走下,从散落一地的衣物里找出录音笔,内容她在来此的计程车上听过了。

  咬着粉,她有些羞涩,将录音笔递给他,“你自己听。”

  见她红着脸蛋,卓奕华更加好奇,长指一按,里面传出的竟是他自己的声音。

  “她有颗细腻的心,倔强,却有着小女人的温柔,我爱的,是她的内在、她可爱的个性及她的真情…”

  录音内容是那天他请求莫繁璃等人帮忙时的告白,他不晓得莫繁璃是什么时候录下的,但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为何贺知镜在听完这段录音之后会回心转意,他早和她说过他爱她了不是吗?

  为什么她不相信他的真人告白,却选择相信这笔无感情的机械告白?

  看着他古怪的表情,贺知镜柔柔一笑,偎在他身上,轻声说:“你知道吗?我一直喜欢你,就算你曾经辱骂过我,我还是很不争气地喜欢着你,只是我太没自信,一直害怕…”

  她轻声地告白着,将藏在心里对他的爱恋、将她为何会讨厌他、将她其实一点也不怪他而是自卑心作祟的事一一述说。最后,她将自己为何会来找他的事情经过娓娓道来,让原是一脸感动的卓奕华俊脸渐渐变得僵硬,双眸闪烁着隐隐的不安。

  “你是说,你以为我受不了被丁筱仟甩掉的打击,将自己关在房子里,为了阻止我做傻事所以才来找我?”该死!丁筱仟那女人简直说谎不打草稿,她难道没想过,要是贺知镜发现众人联合起来欺骗她会有什么后果?

  “没错!”她覆上他的,脸蛋透着些许不安,“你…和筱仟分手真的很难过吗?”他将自己关了一个礼拜,对筱仟的感情应该很深刻,那么她…

  “别想!”他完全可以猜到她心里的想法,捧着她的脸,他严肃地说:“我根本不喜欢她,要不是…”

  他一顿,有种若是说出口绝对会被揍得惨兮兮的预感,于是他下差点说出口的话,深情地凝着她,“总之,我爱的人是你,从头到尾都只有你贺知镜,我要你听清楚,不准再将我推给别的女人。”

  俊眸闪烁着再认真不过的光芒,直凝视着她。

  他真心的告白撼动她的心,让她心头暖烘烘的,整个人像是要飘上天似的快乐,但是…

  柳眉微拧,她困惑地问:“你不是对筱仟有好感吗?”怎么这会儿又说不喜欢她?

  他顿时哑口无言,完全无法解释。总不能告诉她,他会和丁筱仟搅和在一块全是为了让她吃醋、为了让她投入他的怀抱、为了让他掳获她的心的一出戏,他与丁筱仟自始至终都是清白的?

  “怎么了?干么不说话?”他双眸里闪烁不定的幽光令她起疑,此时才开始运转的脑袋瓜子终于迟钝地察觉到许多古怪之处。

  怎么她和繁璃约好吃饭会这么凑巧遇上筱仟?且严格说起来,她和宋凯鹰也才见不到三次面,怎么会突然说在交往呢?还这么刚好让她瞧个正着?

  第二个疑点更古怪,这屋子明明笼罩着又浓又臭的酒味,活像所有家俱都用烈酒浸泡过般的醺人,偏偏她听说正在酗酒的男人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酒气,除了衣物皱了点、头发了点、胡碴多了点之外,他看起来仍然帅气得令人神魂颠倒,颓废慵懒得令她怦然心动。

  眯起美眸,就在她准备严行问时,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以及那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俏脸一白,急喊,“怎么搞的,为什么我哥他们会来这?!”

  贺知镜慌乱地拿起散落在一旁的衣物胡乱套上。

  天啊!她可不想被人“抓

  早在听见贺家三兄弟的叫唤时,卓奕华便僵成了雕像,心头闪过一股不祥的预感,且那不祥之兆随着三兄弟越来越近的叫唤声而扩大成可怕的梦魇,让他无法多说一句话。

  在房门被打开之前,贺知镜干钧一发地躲进了被窝里,紧紧地贴附在卓奕华身上,无声地朝他示意别拆穿她的躲藏处。

  大门“砰”的一声大开,率先进房的是贺家大哥贺知礼。

  “搞什么,在家干么不出声?”他踢开地上的空酒瓶,皱着眉头朝他走去。

  第二个进门的是贺家二哥贺知义,急躁的子让他一进房劈头就问:“小妹咧?她有来吗?你究竟搞定了没?从没看过像你这么笨的男人,追个女人追了这么久还追不到,真够笨的!”

  紧跟在后的是贺知廉东张西望,谨慎地查看了好一会才暗吁一口气,瞪着一副刚起模样的卓奕华说:“你不要跟我说小妹没来,那我牺牲亲情、大义灭…呃,这句怎么怪怪的…欸,总之,我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将小妹的一举一动通风报信给你们知道,这次要不是我及时告诉你们小妹想远离家乡疗情伤,你未来的老婆早跑了,要是你还没追到,那我不就白…嘎?!”

  贺知廉突然没了声,双眼惊恐地瞪着角落的那双熟悉的女鞋,高大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抬起脚,一步、一步往门口移去。

  见三弟话说到一半便停住,贺知礼浓眉微拧,看着上脸色怪异的卓奕华困惑地问:“喂,你眼睛筋啦?干么抖呀抖的,颜面神经失调呀?”

  听见他没大脑的问话,卓奕华一张俊脸倏地铁青,俊逸的五官全挤成一团,因为他的大腿正受到严重的“淩

  少筋二号贺知义连忙帮腔,犹不知死活地喊,“别在那挤眉眼的,我们警告你,这次你再搞不定小妹可别怪我们不帮忙了,你知不知道筱仟为了帮你,跑了好几个追求者,你要再不争气,可别说我、我、我我我…”

  瞪着突然从动的被子里冒出的娇颜。贺知义脸色倏地惨白,连话都不敢说完,拔腿转身就跑。

  宛如复仇女神般缓缓爬起身的贺知镜双眸冒火,瞪着来不及逃跑一脸死白的大哥,以及她身旁脸懊恼的卓奕华,气得大喊——

  “可恶,你们竟然联合起来骗我!通通不准跑,你们全死定了——”——

  全书完  Www.BaQiZW.cOM
上一章   总裁克星   下一章 ( 没有了 )
总裁的悔过书纯情恶总裁床上的恶总裁明星总裁的交左总裁的管家总裁的一日新暖床总裁总裁秘书总裁的烦恼事妒夫总裁很难
正在为您播放总裁克星在线观看由米恩提供,总裁克星结局在线观看完整版精彩,八旗小说网提供总裁克星精彩观看完整版在线下载,总裁克星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总裁克星》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