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小说总裁克星在线阅读由米恩提供
八旗小说网
八旗小说网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乡村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夫妇乐园 收养日记 都市奇缘 幸福宝玉 娇妻呷吟 銹母攻略 碧栬江湖 红楼椿梦 拯救人凄 灰色黎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旗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克星  作者:米恩 书号:7737  时间:2017/1/21  字数:8058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知镜,早安。”

  正忙着接电话的贺知镜微抬头,对特地走到柜台前和她打招呼的企划部小陈点头,并用漂亮的粉,无声地和他道早。

  “知镜,早安呀!今天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小陈刚走,紧接而来的是业务部的小许,他一看见贺知镜正忙着转接电话,便用手比了个电话联络的姿势,才边哼着歌走向电梯。

  接下来又来了好几个男同事,每个人都殷勤地和她问早,可贺知镜的电话却接不完,而来电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电话,虽说全是公司的客户,却不是打来谈公事,而是特地来和她问早。

  “林先生,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方便回答你这个问题…”电话那头不知又说了什么,贺知镜一脸为难,嗓音却依旧甜美,“很抱歉,上班时间也不允许讲私人电话…对,没错。您是不是要找业务部的孟经理?需要我帮你转接吗?不用?什么?你是特地打来和我聊天?林先生,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恐怕不方便…”

  这情景看在洪、林两人眼中可是很不是滋味。

  终于,林晓琪再也忍不住椅子一滑,她来到洪姿君身旁,不高兴地低声抱怨,“姿君,那女的会不会太夸张了?事业还做真大,一早来电就接不完,找她的人甚至比找总裁的人还要多。”

  洪姿君抿着,在看见上礼拜还对自己猛献殷勤的业务部小许转而对贺知镜示好,她的脸色便十分难看,现在听林晓琪一说,再也忍不住,酸味十足地说:“有什么办法,她长得美呀!嘴巴甜、笑得更甜,那些男人不围着她团团转才怪,怪只怪我们长得不够美,达不到她那招蜂引蝶的境界。”

  “招蜂引蝶?我看她那叫来者不拒吧…”在看见贺知镜娇笑着收下快递送来的包裹时,林晓琪妒忌地说着。

  她们俩的长相并不差,否则也没办法担任注重门面的柜台总机的这个职位,然而贺知镜却硬生生地比她们美上一截,不仅是长相,就连谈吐、气质、笑容…都比她们强上几倍。

  就算她们刻意不教她任何东西,她也有办法独自学习,不到两天的时间便摸清了柜台总机职务的一切。

  她们任职三年,有时还会忘记分机号码,可贺知镜的记忆力却好得吓人,不单是将公司所有人的分机号码背得滚瓜烂,甚至每个同仁的名字也能准确无误地喊出。

  长得美、又聪明,一张嘴又甜如,让贺知镜上班不到三天,就在夏腾立造成一股旋风。

  她的人缘好得不像话,但是,只有男人缘。

  鲍司里不管是有对象还是没对象的男人,全像是着了她的道似的,天天对她猛献殷勤,不是约吃饭就是送花、送礼,而贺知镜也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像她这种在男人心中是女神、女人心中是公敌的女人,肯定是会招人排挤的,尤其是和她共事的洪姿君及林晓琪,对她更是不到了极点。

  “人家有能耐来者不拒,我们哪管得着?只能说她够本事、手段高超。”洪姿君撇着嘴,一脸不以为然。

  “你不觉得看了很碍眼吗?”林晓琪皱着眉,“你看,那些臭男人多现实,在她来之前,一个个把你捧在手心上,也是又送花又送礼的,现在呢?居然连来说声早安都不肯,也现实得太过分了吧…”

  她是没差,她早巳名花有主,有个固定交往的男朋友,可她知道洪姿君心里一定很不舒坦,特别是这几天看着那些曾经追求她的男人一个个转移目标,去追贺知镜。

  要是换成她,不呕死才怪。

  果然洪姿君一听,原本就十分难看的脸色更加阴沉。她抿着,正要开口,门口却传来一阵动。

  只见大门口走来一名长相算不错的男人,他穿着笔的深西装,手上捧着一大束花,直直往柜台走来。

  那人她们并不陌生,正是这些日子追贺知镜追得十分勤快的林氏企业小开,林立诚。

  “又来了。”欣羡地看着那束美得不像话的红玫瑰,林晓琪是越看越妒忌。

  “知镜。”

  正在整理要送往各部门信件的贺知镜听见叫唤抬起头,一股浓郁的花香便扑鼻而来,眼前顿时多了一束冶的红玫瑰。

  “九百九十九朵的红玫瑰,代表我对你的爱,直到天长地久。”深情凝视着贺知镜柔美的小脸,林立诚若无旁人地对她深情告白。

  贺知镜有些傻了,没想到前几分钟才和她通电话的男人,会突然捧着一大把花出现,对她麻兮兮地告白。

  但傻归傻,她可没忘了基本的礼貌。

  “谢谢。”微笑接下花束,她表现得十分开心,“好漂亮的花,我很喜欢。”

  “真的?!”听她这么说,林立诚兴奋地又说:“你喜欢就好。知镜,刚刚在电话里你说你不方便讲电话,当然我知道现在是你的上班时间,但我不会打扰你太久,我只是想问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晚餐。”

  贺知镜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凝着笑,敛下双眸,看着手上的红玫瑰,一脸犹豫。

  她深知男人的心态,越是难追的女人,越能勾起他们兴趣,尤其是林立诚这种有钱的公子哥,对于他的追求,她虽然没拒绝,却也不表一不她会成为他的女友。

  她喜欢被男人追求、捧在手心上呵护的感觉,她享受被追求的过程,却不打算和任何人有结果;当然,若有一天那个对的人出现,她或许会改变,但绝不是现在,而那个人也不会是眼前的林立诚。

  略抬明眸,她看着他一脸紧张的神情,在让他等足了三分钟后,她终于开了

  “我今晚没有约,吃顿饭应该没问题,但我家管得很严,十点之前一定要回到家。”

  “没问题!”一听拒绝他不下十次的心上人总算点头答应,林立诚只差没跳起来欢呼,“我绝对会在十点之前将你安全送到家,那么我准时五点来接你,别忘了我们的约会,晚上见。”

  知道贺知镜不喜欢在上班时间谈私事,他一达到目的便笑着离开,边走还不忘回头,含情脉脉地和她说再见。

  微笑着和他道别后,贺知镜顺手将收到的花束摆放在她私人置物柜上,在那上头,除了这盛开的红玫瑰外,还有其他大小不一、品种不同的袖珍花束和几个不知装着什么的礼物。

  “我看你乾脆去开花店或礼品店算了,何必来上班?”

  贺知镜转身,还没清这话是洪姿君还是林晓琪说的,便眼尖的看见杵在大厅,一脸饶富兴致盯着她瞧的卓奕华。

  她脸色微变,避开他那过分品亮的黑瞳,坐回位子上,打算装作视而不见,继续做着手边未完成的工作。

  “你不会回话吗?”见她不理人,出口调侃的洪姿君不高兴地说。

  贺知镜连抬头都懒得抬,直接将手中的一叠信件给她,“在问我话之前,你是不是该先把信交给你们发花…咳,心仪的总裁。”

  她本想说发花痴的对象,但因为不想惹事,硬是在话溜出嘴前改了口。

  她这一说,洪姿君这才发现卓奕华不知何时来到柜台,不悦的脸色瞬间一变,由晚娘面孔成了娇羞的少女,堆着的笑容,朝他道早,“总裁早安。”

  呵,变脸的速度还真快。

  贺知镜忍不住佩服起她一秒变脸的厉害功夫。

  卓奕华一同以往朝她们轻点头,伸手接过信件,却不像之前那样直接上楼,而是身子一转,来到贺知镜面前。

  即使察觉到一片阴影笼罩而来,贺知镜却还是不抬头,依旧埋首在桌面上的档之中,她是打定主意不理他。

  “早安。”最后,还是卓奕华先开口。

  人都来到面前,也率先打招呼,要是她继续不理人,那就不叫视而不见,而是耍大牌刻意忽略,更何况来的人可是总裁,她这小蚌柜台总机想忽略他都不行。

  所以就算她再不愿,也只能抬头,给他一个敷衍的制式微笑。

  “总裁您早。”打完招呼,她马上垂下头,背着那份她就算闭着眼睛都能默写出来的各部门分机表,装忙。

  卓奕华凝视着眼前这明显不想理他的小女人,黑眸闪着浓浓的笑意,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这个周末有空吗?”

  扁是看那堆在贺知镜身后的花束及礼物,他已能想像追求她的男人有多疯狂,更别提他才刚进大厅,就看见林氏企业的小开捧着一大把花束来邀约她用餐。

  但他不是那种因为有竞争对手就轻易打退堂鼓的人。

  “没空。”想也不想,她直接拒绝。

  眉一挑,他又问:“那下个周末?”

  “也没空。”

  “再下一个呢?”

  “都没空。”她毫不给他面子,头也不抬地说。

  她拒绝得太乾脆,让人很明显地感觉到她的刻意,可卓奕华也不是省油的灯。

  弯下身,半趴在柜台前,他再问:“那么,你什么时候才会有空?”

  见他不死心,贺知镜皱起眉,总算肯抬起头,正眼看他。“很抱歉总裁,我想你应该不会没看见我身后的礼物,我的饭局已经排到下个月去了,依我看来,应该很难出空档。”

  一旁的洪姿君早在卓奕华对贺知镜开口邀约时,便已变了脸色,这会竟听见她摆明的拒绝,脸色更难看,正想为心上人教训这不知好歹的女人时,卓奕华却已站直身,不在意地说:“既然如此,那也只好等你有空再说。”

  而贺知镜只是朝他笑了笑,不发一语。因为就算她有空,也绝对不会接受他的邀约。

  对她的沉默,卓奕华没多说什么,而是很乾脆的不再纠,直接转身上楼。

  这是他第一次对女人产生兴趣,更破天荒地开口邀约,可他没想到一向被女人倒追惯了的自己,会碰了一鼻子的灰。

  这经验很奇特、很新鲜,贺知镜的拒绝非但没让他感到难堪,反而让他对她更感兴趣。

  他曾想过是否是自己的魅力不够,才会一再被她拒绝,但他很快的就否决掉这个可能

  毕竟这几天来,倒贴他的女人依然只多没少,他不该因为贺知镜这个特别的“案例”而怀疑自己的魅力。

  虽说他不晓得贺知镜为何这么排斥他,但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知道自己的魅力所在。

  对于那天的到来,他是越想越得意,薄抿的缓缓勾起,出一抹誓在必得的微笑。

  贺知镜,他追定了!

  卓奕华一走,洪姿君再也按捺不住,一巴掌拍在贺知镜面前的桌子,尖声说:“你会不会太过分了?”

  贺知镜被骂得莫名其妙,无辜地眨眨眼,看向她。“我怎么了?”

  “你算什么?居然敢拒绝总裁的邀约?你晓不晓得这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啊?”她一想到贺知镜那拿乔的姿态就一肚子火。

  她整整爱慕三年的男人当众被拒绝,虽说暗自松了一口气,但她就是不贺知镜的态度。

  她不过就是那张脸长得好看而已,凭什么拒绝样样优秀出众的总裁,却答应条件、相貌比总裁矮上不只一截的林立诚?这不是拿乔是什么?更何况,她不是没长眼,不会看不见贺知镜是故意的。

  说到底,她恨不得那个被邀约的人是她!

  而贺知镜却当着她们的面拒绝这人人欣羡的机会,在她看来,摆明了是在跟她挑衅。

  “梦寐以求?”挑高眉,贺知镜好笑地说:“或许吧!对你来说这可能是难得的机会,可对我而言,却只是个普通的邀约,我不认为我拒绝了什么天上掉下来的好运或是什么的,拒绝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很正常不是吗?”

  被她这么一说,洪姿君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肚子的火不知该如何发

  她不认为有人可以抗拒得了总裁的魅力,反而以为贺知镜不过是在玩把戏、擒故纵,可眼前的她表情却非常认真,她甚至能看见她眼底的不屑。

  难道,她真的对多金帅气的总裁没兴趣?

  狐疑地看着贺知镜半天,最后,她半信半疑地又问:“你真的对总裁没企图?不是在玩把戏?”

  洪姿君的问话,让贺知镜差点笑出声。“把戏?我要玩什么把戏?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他约的是你,不是我。”

  她巴不得卓奕华离她远远的,最好不要来烦她。

  “这可是你说的,”她的回答让洪姿君的脸色缓了下来。语气却依旧不善,“那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我会记住的。”甜美地朝她一笑,很乾脆地说。

  洪姿君的态度根本是威胁,但贺知镜不在意,如果点头说好,可以还她一个清幽的工作环境,要她承诺一百次都没问题。

  见她这么听话,洪姿君也没理由再刁难下去,于是哼了一声,便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一天的工作。

  “夏腾立您好,请问有什么地方能为您服务?”

  宁静的午后,大厅里回着贺知镜甜美的嗓音及响个不停的电话声,除此之外,还有洪姿君不时传出的笑声。

  “对了…你有没有收到胖妞的喜帖?哈哈!你说的没错,没想到她这么胖还嫁得出去…我?我当然要去呀!我可是很好奇哪个没眼光的男人会看上她呢…”

  在转接完第N通电话后,贺知镜瞥了眼仍抱着话筒讲个不停的洪姿君,淡然地说:“我去送信,电话麻烦你接了。”

  “你要来载我?当然好呀!那我们就约在公园见面好了,嗯嗯…那就这么说定了,呀!我有拨,先这样,掰!”趁这空档,洪姿君敷衍地朝她挥挥手,便继续讲着电话,“喂?是你呀,找我有什么事?吃晚餐?好呀!什么时候?这礼拜六?我想想…”

  她敷衍的态度让贺知镜雅致的眉微微一拧,但她没说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都没用。

  旋过身,她抱起要分发至各部门的信件,准备离开时,恰巧遇见上完厕所回来的林晓琪。

  责任心重的她,再次叮咛,“晓琪,我去发信,没这么快回来,电话麻烦你们接了。”

  看见她抱着一叠几乎和她上身一般高的信件,林晓琪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还不耐地说:“知道了,要去就去,快点回来。”

  说完,她坐回位子,拉开抽屉,翻出她的粉饼盒,认真地补妆,不再看她一眼。

  见她们两人一个样,贺知镜秀眉拧得更紧了,可为了维持形象,她也只能腹不悦,转身去做自己的事。

  洪姿君和林晓琪排挤她,她不介意,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排挤,这种事她还习惯的,根本不在意,但如今她们连自己分内的工作都不做,通通推给她处理。就让她不了。

  她到夏腾立上班一个多月,这期间不管是两个人值班或三个人一起值班,洪姿君和林晓琪永远都把事情推给她做,举凡分发各部门信件、接听电话、接待客人、端泡茶水…

  总之,自从她来之后,她们就什么都不做,除了上下班刷刷出动卡外,就只会讲电话聊天,只有在电话声响得急了或是她不在座位上时,才会高抬贵手。尽尽本分,“帮”她接个电话。

  这让贺知镜很不高兴,不管她们有多讨厌她,都该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公私分明这道理她们难道不懂吗?

  如果事情都是她做的,公司何必多请两个闲人?乾脆将她们辞退,把她们的薪水都给她好了,反正她一个人也能把三人份的工作做完。

  然而不归不,她可没打算去打她们俩的小报告,她才刚来上班没多久,不想惹事,而且她相信,那两个女人如果再这么打混摸鱼下去,总有一天会摸出事来,所以她也懒得和她们计较。

  贺知镜心里才这么想着,没想到当她回到工作岗位时,竟真看见人事经理何清豪站在柜台,表情严厉地不知在骂些什么。

  “那些电话到底是谁转的?为什么支支吾吾的?还不快说!”何清豪皱着眉,看着眼前你看我、我看你的洪林两人。

  林晓琪白着脸,依然不敢应声。

  而脸色同样不好的洪姿君在看见贺知镜回来时,双眼一闪,低声说:“是贺知镜,那些电话是她转的。”

  这话一出,何清豪严厉的脸色突地一变,侧身看向缓步走来的贺知镜。

  不明白发生何事的她,虽觉得何清豪看向自己的表情有些奇怪,但还是堆起笑脸,礼貌地向他问好,“何经理,早安。”

  要是以往,何清豪也会友善地向她问早,然而这次他却不回话,转头再一次问洪姿君,“你说那些电话是知镜转的?”

  “没错。”她连忙点头,趁何清豪不注意,用手肘顶了顶站在她身旁的林晓琪,又说:“当时我正和友德的孟经理通电话,晓琪也在接电话,我们都很忙,除了贺知镜之外,没人会去转接电话。”

  收到暗示的林晓琪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对对!我、我那时刚好在接电话,那些电话不是我转的,是贺知镜转的!”

  两人口径一致,何清豪就算不相信,也只能问向被两人点名的贺知镜,“知镜,那些电话真是你转的?”

  “什么电话?”贺知镜被问得莫名其妙。

  何清豪正要问口,一旁的洪姿君已抢着骂,“你少装蒜了!电话随便转接,转错一次也就算了,居然连续转错六、七通,把一些广告电话、客户投诉、甚至是打错电话的,全转到总裁办公室,你在搞什么?会不会太混了?”

  贺知镜越听眉头越皱,“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她什么时候转过电话了?会做这种事的人从来不会是她。

  “你还装!别以为自己是新人就没事,少装无辜了,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总裁大发雷霆,这事可不是道歉就能了事,我相信何经理公私分明,绝对不会包庇你,你还不…”

  洪姿君劈哩咱啦的又念了一串,贺知镜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当然就无法反驳,倒是一旁的何清豪开了口——

  “好了!”

  一声低喝,总算让洪姿君闭上嘴。

  叹了口气,何清豪看向贺知镜,从头解释一次,“刚才有好几通电话是直接转到总裁办公室,今天慕秘书请假,没人帮总裁过滤电话,就算慕秘书在,柜台也不该将广告电话转上去,而且还离谱地将打错电话的讨债集团电话都往上转去!”

  一想到那全是问候他人祖宗脏话的电话录音,何清豪脸色更加难看,接着又说:“更别说总裁今天刚好有个重要的视讯会议,他明明吩咐过不要把电话转给他,你们却还是把电话转上去,且还一再转错,因为这样他已经很不高兴了,没想到还被讨债集团辱骂…”

  说到这,贺知镜已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明眸一冷,淡扫站在何清豪身后的洪姿君两人,两人对上她的眼神,林晓琪明显有些心虚,但洪姿君可就不是了,她反用警告威胁的眼神瞪着她,摆明是要她将此事给扛下。

  但贺知镜可不是那种被冤枉却不吭声的人。

  “总裁很生气,要我找出那些电话是谁转的,我才…”

  “不是我。”何清豪话还没说完,贺知镜便打断他的话,冷声又说:“那些电话不是我转的。”

  听见她的话。何清豪一怔,来回看着三人,眉头又皱了起来,“柜台就你们三人,你们个个都说不是,那那些电话究竟是谁转的?”

  “是贺知镜,她是在推卸责任!”洪姿君再次推着身旁的林晓琪。

  “呃…对!她、她在推卸责任!”

  见两人一口咬定贺知镜,而当事人却不肯再多说一句,何清豪忍不住在心里摇头。

  这下可麻烦了。  Www.BaQiZW.cOM
上一章   总裁克星   下一章 ( → )
总裁的悔过书纯情恶总裁床上的恶总裁明星总裁的交左总裁的管家总裁的一日新暖床总裁总裁秘书总裁的烦恼事妒夫总裁很难
正在为您播放总裁克星在线观看由米恩提供,总裁克星结局在线观看完整版精彩,八旗小说网提供总裁克星精彩观看完整版在线下载,总裁克星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总裁克星》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