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小说玉楼舂/白云道人在线阅读由白云道人提供
八旗小说网
八旗小说网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乡村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夫妇乐园 收养日记 都市奇缘 幸福宝玉 娇妻呷吟 銹母攻略 碧栬江湖 红楼椿梦 拯救人凄 灰色黎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旗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7893  时间:2019/2/27  字数:4303 
上一章   第十一回 说风情互谐得趣 理丝桐迭奏谈玄    下一章 ( → )
  话说小桃去后,玉娘对文新道:“霍家表妹慕你才名,前已着老姥来对母亲说,要请我同你去赏腊梅,是母亲不允。近闻表妹染些微病,久差人去问候她,不料她写书要接你去。我想,若不放你去,又在表妹面上不好意思,若要放你去,又恐不便。你和翠楼商量,还是怎么好?”

  文新道:“只凭小姐的主意,我二人如何能决得?”

  玉娘道:“我想腊月初三,是表妹诞辰。备些贺礼,令文新去侍候她一,伴她一晚,明就差人去接回家。你们道是也不是?”

  翠楼道:“这极是的了。就把送来的腊梅,在瓶内罢。”

  文新偷空与翠楼到下房去,把昨夜之事说与翠楼听了,大家笑了一场。看看落西山,又是黄昏时候,饮酒之间,文新悄悄戏玉娘道:“贤卿多用几杯,以助枕席之,可以壮胆受敌。”玉娘低低应道:“昨夜畏冷,误引狂蜂入门。今已知得,自当摈斥,谁许你再历桃园!”

  文新道:“小姐,你莫厉而内荏,口里是这等说,心里却不知如何念我哩?”

  翠楼道:“你两个说什么知心话,如此稠密?”

  玉娘道:“是说你前夜是非,我不肯听他,你道他是个好人不是?”翠楼就暗想自己之事,料瞒不得,也笑道:“文新果然不是好人,他方才竟把小姐昨夜的是非,说与我听。我决不去睬他。”

  文新笑对她面上一啐道:“好油嘴,谁对你讲?你不过是恨寂寞,今晚却来油嘴舌。”彼此说说笑笑,吃完了夜饭。翠楼偶然小解。玉娘乘间对文新道:“你我之事,已被翠楼晓得,今夜不好留你同了。”

  文新道:“贤卿差矣。今之事,虽名分主仆,义实倡随,何必避嫌?”

  玉娘道:“话是这等说,若今夜仍伴了我,则彼何以消遣?”文新将手勾了玉娘香肩,说道:“小生有个善处的法。”

  玉娘道:“你有何法?”

  文新道:“今我三人已是同枝连理,和合百年。

  大家俱在你房里,共枕同寝罢了。”

  玉娘道:“羞人答答,怎好如此睡得?”文新笑道:“一回生,两回,羞得什么。”

  正说之间,恰好翠楼走到面前。玉娘忙把文新推开,文新只是不放。翠楼笑嘻嘻斟了两杯茶,用两手送与二人吃。玉娘就接一杯,文新将右手也勾住翠楼的香颈,把口来呷这一杯茶。翠楼道:“你且放手,我要睡,让你二人受用。”文新笑道:“今夜你也受用了。”就便附在翠楼耳边说道:“你我之情,小姐已然了。只今夕为始,我三个吴越一家,同共枕席。”翠楼只推不肯,要走开去,被文新把鞋子下,放在顶,即将灯火吹灭,先来替玉娘把衣了,又替翠楼解了纽扣,去上下衣服,同入帐慢。当夜先抱玉娘,次及翠楼,循环戏耍。云雨既毕,文新居中,玉娘居内,翠楼居外,股而睡。彼此三人,则赋诗论史,夜则燕侣莺俦,如鱼得水,自不必说。

  到了腊月初二,晚间同睡。翠楼道:“明郎君要到霍家去。小姐还是叫他当回转,还是听他住一宿而回?”

  玉娘道:“若论他去,我们冷静片刻,不也是好。只是霍家表妹,慕他已久,此去自然要留他,当是不能回的了。”

  文新道:“我若不去,恐霍小姐怪了贤卿。若要去,又怎舍得你二人?好难为情。”

  玉娘道:“说不得,在表妹面上,又是决要去的。你若到霍家,切须要老成,不可多吃酒,出马脚来,不是当耍的。”

  文新道:“我自然理会,不用吩咐。”

  说罢,大家各自要睡,因是明要相别,各谈及心事,比别夜更见投机,足足一夜不曾合眼。天明起身,梳洗毕,玉娘备得礼物停当。又要写一封书,与文新带去。玉娘、翠楼送他下楼来。即走到后堂,文新辞了玉娘,又看看翠楼,六支眼睛觑着,依依的出后堂去了。玉姐与翠楼行一步懒一步,转回楼上不提。

  且说文新上了轿,轿夫脚快,不一时已到霍府。门役传话进去,立刻中堂门已开了。把轿抬到后堂,下了轿,霍夫人已差掌房阿出来接。文新遂忙步进内堂,见了霍公夫妇,要行下礼去,霍夫人连忙用手扶住。霍公称赞道:“我闻黄甥女得个异人,自前见过佳作,令人梦寐思想,今亲见其人,果然名下无虚士,诚金屋阿娇也。”

  霍夫人道:“小女辰,小姐何得过费,兼劳文姐光降?”

  文新道:“家小姐多多拜上老夫人并小姐,恭逢小姐华诞,聊具菲礼,特命妾走候,幸恕不恭。”

  霍夫人称谢了,又对文新道:“小女弱质负病,来支枕不能远,静依小间。敢烦上去相见。”便命小桃前引,转过几重回廊,至一小阁。才上梯时,两个丫环扶霍小姐,立在阁门接。文新一看,只见那小姐生得绝,眉黛似远山,行云如秋水,脸如桃花,似杏蕊。文新见了那霍小姐,不觉魂飞天外,遂上前相见。

  霍小姐道:“妾抱恙,未便施礼。”便看座。文新道:“小姐闺阁名姝,妾青衣下隶,贵攸分,怎么敢坐。”小姐笑道:“新姐是中州淑媛,光临寒门,又是远客,若说有上下之分,便是客气话了。” 文新谦逊再三,方才坐下。

  说道:“家小姐多拜上小姐,说前闻玉体欠安,兹又幸逢诞,谨备菲物二式,聊申一觞之敬。外有八行,奉候小姐。”遂取出玉娘的信,递与霍小姐。晖接来拆看一番,上写道:

  恭理诞辰,傀乏嵩祝,肃具锦四端,新纩六束,虽非廷溪雾谷之美,敢代一觞之敬,祈芜入之。特谕文婢暂侍左右,余情俱详其吻叩之,自悉不宣。

  愚表妹黄玉娘敛衽拜。

  晖看毕,微笑道:“怎么劳姊姊这样费心。”文新吃了两杯茶,就起身来观玩。那阁子上面悬一匾额,上写“晖阁”三字,是太宗时魏征写的篆字,字迹苍秀。阁前腊梅数株开放,院清香袭人。左右两旁都是红白梅花,四十余株。

  阁后鱼池假山,佳木奇花,不计其数。

  原来这“晖阁”是霍公未第时读书之处,只有生下一个霍小姐,并无男子,霍公夫妇爱之如宝,即以此阁字之,故称晖。与玉娘同庚,少玉娘一月,故称玉娘为姊。做有诗文青楼集三百余篇,淡雅俊逸,文如其人。平素与玉娘意气相投,彼此传题咏极多。近闻玉娘得了文新,心中十分想慕,要识一面,今早说她到来,喜出望外,病都好了九分。一见文新,你慕她爱,好像旧相识一般。

  文新见壁上挂一张古琴,便问晖道:“小姐,这琴外貌颇佳,不知音响何如?”

  晖道:“琴音清亮,妙不可言。想文姐必然雅轶伦,敢求赐教一曲何如?”

  文新道:“赋意初知一、二,愧未知音,还求小姐赐教为妙。”

  晖道:“虽习得几曲,恐不入大方之耳。先请教过,自然也要献丑。”遂取下琴来,放在文新面前。文新推辞不过,只得叮当,叮当和起弦来,及七弦和就,漫调一曲,其词曰:

  落花落叶纷纷,终思君不见君。肠断断兮肠断,泪痕痕上泪添痕。青山内外有白云,白云飞去青山在。我有一片心,无人共我说。愿风吹散云,诉与天边月。相弹尚未终,泪滴冰弦断。人道湘江深,不抵相思半。

  文新弹罢,晖愕然道:“怪哉,斯何谓欤?”文新笑问:“何故?”

  晖道:“适所鼓《湘妃怨》也。聆子之音,负方得宜,紧而不,慢而不断,恰如水中之明月,难以捉摸,技至此神妙极矣。但和中带哀,感愤抑郁,若有忧患,我是闻声而错愕也。”文新改容,笑对曰:“小姐能审音至此乎。”

  晖道:“妾亦试一曲,求改。”随即换转坐来,叮当婉转,慢调七弦,弹入正曲。其词曰:

  万分咸亨兮,春风徐飘,金谷如绮兮,万卉天娇。花欣欣兮鸟舌轻询,之佳丽兮,宜人事之逍遥。或命轻车,或棹仙舡,茶铛黄碗,荒脯香醪,一饭一石,掷六呼么,尽今宵之逸兴,奚遑讨人来朝。

  晖弹罢。文新道:“此乃《贺若曲》也。其取音圆而不方,缓而不急,如空谷莺,其喉婉转,巧如簧,声音之妙,至此神化矣。然弹实宫音而调暗于角,清中带和,和中藏哀,其亦有忧患将及者何欤?”

  晖道:“妄自数来,神魂不宁,举止若错,不意其音之反常也。”

  文新道:“妾妄谈,未足据信。”

  彼此谈说投机,自晚饭后,直至三鼓,方才言倦。当夜另设一榻,在前,相去二尺许。卧了又谈,竟通宵不寐。看看天曙,披衣坐起,忽见她的养娘一路哭哭啼啼跑上阁来道:“小姐不好了,老爷不知为着何事?朝廷差官下来,将前后门围得铁桶相似,一个也走不出去。”

  晖、文新尽吃一惊,一齐走下阁来,和老夫人哭着一堆。顷刻差官捧圣旨,霍公跪接。差官宣读诏书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公而忘家,诚百工之义,捐身为国,乃辅弼之忱。咨尔兵部尚书霍远,不思世沐皇恩,乃敢与妖李渥、邵玉等为朋,无君实甚。今特着锦衣卫官行拿,凡属连身骨,不论男女,尽解来京,毋忽。

  宣诏已毕,霍公方晓得是因邵玉株连的。校尉与知府入府查明亲属,霍公元嗣,只有晖一女,使女文新和小桃两个,共男女五人。因霍公夫妇说:“文新不是他家属。”那校尉反疑她是亲女,不许释放,将名单竟写为亲女两个。点名家属,霍公换了青衣小帽,夫人辈亦尽改装,哭出堂前。

  霍公安慰道:“我自揣无罪,到京自有分辨,你们不用啼哭。只个文新是黄家外甥的人,如何连累她?”再三央求府尊。府尊替霍公转求校尉,又送他千两程仪。那校尉因是前两番拿人不着,受过大累,今番决不容情,只是催他上船。

  黄公夫妇知这个消息,和翠楼、玉娘四乘轿子,赶到船边。正校尉官在府堂吃酒未回,副的在船后巡察,不容四人近船。黄公急差人到家拿一百两银子送他,才许他到船边相见。黄公与霍公讲话,夫人与霍夫人讲话。玉娘、翠楼一见文新泪出痛肠,三人哭做一堆,连晖也是相向而哭。忽听船上传说:“差官将要下船,你们众人快快回去。”

  文新道:“小姐放心回去,我此去不过半年,自然无事回来。”又对翠楼道:“翠姐保重,还要你劝劝小姐宽心,不消太悲,后会有期。”晖向玉娘道:“姐姐请回,不必过哀。但文新此去,自然设法护送她回来。”玉娘又悲痛起来不表。再言差官已到,大家乘了轿子匆匆别去。

  后来未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Www.BaQiZW.cOM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虹(茅盾)霜叶红似二月腐蚀多角关系锻炼林家铺子子夜十三步心兽
正在为您播放玉楼舂/白云道人在线观看由白云道人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结局在线观看完整版精彩,八旗小说网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精彩观看完整版在线下载,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