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小说大管家的慾望在线阅读由fanyudexin提供
八旗小说网
八旗小说网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乡村小说
好看的小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恋母往事 成家大院 半世风流 禁忌情人 娇妻夏颜 阴阳神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大管家的慾望  作者:fanyudexin 书号:46853  时间:2018/8/29  字数:5983 
上一章   第11章    下一章 ( → )
  何府,西风阁楼上,一片皎洁的月洒进来,照在栾云桥栾大管家的大上。

  栾云桥如今正赤身体,大马金刀的仰靠在身后的丝绒厚垫上,享受着无边福。

  何府五位夫人侍妾也都几乎一丝不挂的着白花花,粉的身子,腻在他的身旁。真是一时间莺莺燕燕,玉肥环瘦,各呈风,让人目不暇接,

  只见以萧玉娘为首的,和方蓉依偎在栾二左右,娇美的身子缩在栾二怀里,二女纤纤玉手放在男人宽阔的上轻柔地抚摸着,一任男人的手在自己丰润的口玉上肆意捏

  二女娇嗔间,把个凑在栾云桥耳边轻着,低低的不知说些什么悄悄话。

  栾云桥分开的大腿两侧,曾婉儿张翠兰两位姨娘分别粉臂舒展紧抱着,把个在男人多的大腿上缓缓斯磨,一双紧凑修长的大腿攀附的夹着男人的脚踝,只在后股间出深埋在女人股秘处的半只大脚。二女美丽清秀的臻首轻枕在栾云桥跨间,抬头朦胧着美目望着栾二,似在倾听头上萧方二女和男人的丝丝细语,又好似在期盼男人对自己更加怜惜宠爱。

  唯有三姨娘林月娥,此刻正跪伏在栾二双腿间,蜷着丰的身子把个俏脸埋进男人双腿间,口含着男人半物,卖力的吐着。一只手被罚似的背在身后,一只手却伸在双腿间,在身下那两片柔的花处飞快的抚着,水涟涟,唧唧作响。从身后看去,丰腴雪白的大股怒着,随着她的动作微微的起伏,那缩在柔腻得间的小巧菊花,在前面的刺间一缩一放得动着。

  众女自甜蜜的和栾二温存着,唯有方蓉却不肯随便放过正努力给栾二品箫的月娥,随手拿起一支短鞭,探身在林月娥轻微动的大股上狠狠了一鞭,娇骂道:“下的臭婊子,还不用心伺候主子,再给你二十息的时间,还不能让主子立起来,就罚你跪在这前,手到天明。”林月娥早被方蓉收拾的唯唯诺诺,也不敢去被打得留有一道鞭痕的

  点头答应间,加快吐的速度,同时口内暗吐香舌在男人楞边缘缓缓

  方才诸女伺候栾云桥宽衣上榻时,林月娥还待抢夺一个位置,早被看不惯她下的方蓉捏了手腕寸关尺。林月娥只觉身上热血滚烫,如若万细针在身体里刺。忙求饶不叠,才在方蓉的喝令下,一面手一面给栾二屈身吹箫。稍有不周,不是一鞭来,就是飞来一脚,踢在处,痛得半晌缓不过来。

  可惜,此女平常仗着姿,骄横,与众位夫人相处得都不算好。如今惨被玉娘丫鬟待,也无一人肯为她出头。

  林月娥憋屈得差点掉下泪来,眼见栾云桥看也不看自己,而口中男人巴,半软不硬,远没到方蓉要求立的程度。心下害怕,方蓉继续折磨,忙吐出男,用小手轻轻套动,香微张沿着男人物,囊,向下吻去。直亲到男人下身处,才香舌款动,轻,把个舌尖不断向菊深处探去。

  如此一来,栾二果然受不了此女毒龙手段,片刻间物肿,上面暴着青筋得直指半空。

  左右枕卧在两侧的曾婉儿和张翠兰看得粉面通红,却顾不得羞,也吐出舌来,在紫红的具上面慢慢。不自觉间双腿紧紧夹住栾二小腿,用那花间秘处不断在男人腿上磨蹭。

  栾云桥掌不住三位姨娘的悉心侍奉,用手轻轻推开曾,张二女的俏脸,把身旁离着的玉娘一把抱起,暴的分开妇人的双腿,出体间的,把滚烫的巴狠狠捅了进去。萧玉娘娇哼一声,伸手搂住栾二脖颈,玉毫不客气得向下坐去,将暴起物整内,又忙收腹提,用里面的褶皱将男人的巴裹了,用力摇动肢,死命摩擦,嘴里声道:

  “爷…!尽管用力玉奴,玉奴好想要爷恣意蹂躏…”说着玉高抬,爱怜得看了下自己双腿间绽放的花,又拼力坐下,挤出一股水。

  栾云桥舒的在萧玉娘的套动间巴,感受着女人内滑腻的滚烫。间,一双大手攀上玉娘弹十足的股,一只手中指直扣入间菊花,在里面用力抠,一手在玉娘肥大的白腻的上大力扇打。

  “啪——!啪——!”的击打声中,玉娘脸上泛着红,双眸紧闭,把个前玉送在栾二嘴边,一边上下套着,一边口里道:

  “爷…!咬玉奴的子,玉奴子好酸那——!”栾二着美妇的,张嘴在一对美上就是一口。只觉玉娘白皙柔腻,香,用力咬下,直疼得女人浑身紧缩,那内更是重峦叠翠,紧箍慢挤,不可言。半晌,方离开那香寸之地,留下两排深深的齿痕。也不停歇,噙住一对浑圆房上的红梅,就狂不已。

  玉娘本股被不断拍打着,感处又被栾云桥咬在口内。更是起其被情,口中嘶喊着,上下动得更为剧烈。

  几位陪侍姨娘都是首次同侍一夫,从未见过平里一脸端庄正经的大夫人上得来,如此放不羁。相比之下,自己在上和男人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栾二得百十下,便觉得身边众女娇连连,与其身子接触的几处小也都润异常。就连旁边的方蓉也面红耳赤得拉了林月娥过来,一面着月娥的一对巨,一面拉了她的一只小手,在自己双腿间抚个不停。

  林月娥更为不堪,她本在为栾云桥,见栾二搂了玉娘干,只得让了身子,在旁边观瞧,只见男人硬的巴进得玉娘处,狂进猛出,直干得水飞溅,花翻卷,里面的楞的摩擦下泛着水的光华,渐渐红润。

  早看得下身奇难当,旁边张翠兰也是情泛滥得把手伸过来,月娥得了宝似的,让翠兰并拢二指在自己内抠,好似只有那长长指甲刮上时,才觉得舒坦解

  曾婉儿张翠兰因为身有两月身孕,却并不太显,栾二也久未她二人。如今见了玉娘和栾二在面前媾,如何忍得,都悄悄的把身子靠了过来。

  栾云桥一时间燥热难当,又了片刻,感受着身上的妇人在急剧的动作中了身子。便把娇着玉娘抱下来放在一旁,接着便命五位妇人都翻身趴卧榻上,高撅股。

  几位妇人都是他玩惯了的,自然明白栾二喜好,都顺从得乖乖跪趴了,并排着挨着撅了股。就连第一次参与的方蓉也把手中皮鞭在栾二手中了,然后俯身跪趴在萧玉娘身旁撅了。

  五只圆美好的股高撅着,尽管栾云桥阅女无数,心中也自漾,他仔细得把玩着五个高举在面前的丰腴的团。时而轻柔的在某女肥间的上搔动,惹得此女娇哼不已;时而暴的把手指捅入另一妇人的菊内,欣赏着女人痛苦的呻;时而边捅着女人,边掐拧着上的股,让女人发出死的叫喊…

  很久,直到几名女子被玩得情激动时,栾云桥才站在前,把手中的短鞭用力拉扯发出“劈啪”的响声。几名女子,紧张得身体一抖,却没有一个敢回头看一眼,也没有一个妇人将部收缩,都高举着,仰起脸,等候主子的鞭打。

  “啪——!”

  “啊…!玉奴谢爷的赏赐,打得玉奴真舒坦。”

  “啪——!”

  “呜——!小母狗谢爷的鞭打…”

  “啪——!”

  “哎呀——!爷轻点儿啊,——!小婊子吃不住了。”

  “啪——!”

  “嗯…!爷尽管随意鞭打,奴定让爷满意。”

  “啪——!”

  “…”只有栾二打到方蓉时,方蓉只是咬了咬牙,默不作声。

  栾云桥来在她身前,蛮横的扯起女人的头发,看着方蓉清秀的面容,冷然问道:“你为什么不作声?”

  “爷让方蓉说什么?爷要打人取乐儿,方蓉忍着奉陪便是,又有什么好讲得?”

  “你恨爷打你是么?”

  “奴婢只是爷的玩物,谈不上恨不恨得,只要爷开心了就好。”栾二见方蓉转头再不理他,心知此女不过是一心陪他和玉娘欢乐,当下也不强求,转身高举手臂,皮鞭飞舞,在身前五个女子上肆开来。

  直得众美妇高叫惨哼,悲啼婉转。一只只雪白的股上,鞭痕道道,刺目醒眼;一条条白皙的大腿上,血痕凛凛,悦目夺神。每每被打的女子,总是高高扬起头来,堪堪的忍受着身后暴的主人。那一声声悲啼,有的放纵,有的哀怨,有的,有的凄凉。但是每名女子都没有反抗,就像屈从于身后这个男人就象是她们的宿命。

  栾云桥感到身上的热血沸腾着,手中的皮鞭象雨点一样,在女人屈从的身体上鞭挞着。那条条痉挛着淌出晶莹的水,朵朵菊花紧缩着忍耐欺凌的痛苦。

  直到男人打累了,栾云桥才扔了手中皮鞭,命令道:

  “都给爷把股掰开了,看爷。”

  五个妇人对视了一眼,有得欣喜,有得悸动,有得屈辱…各怀着不同心思,纷纷把个红酥玉手在身后伸了,把着自己的,努力向两旁分了,出双腿间的水灵灵的和股里深藏的菊花门。

  这是五位尚未生育的女人生育和排器官,如今却都成为了男人手中下的玩物。

  栾二蛮横的巴,一把抱起曾婉儿的股,暴得将入妇人的内。曾婉儿娇一声,只了声“爷啊——!…”便被身后凶猛的捅打断了言语,在男人狂猛的间,婉儿呻越来越大,高举得美回应着栾二的干,紧紧抓住身旁张翠兰的胳臂,战抖着向她看去。来的却是张翠兰火烫的嘴,两妇人绵的热吻着。

  突然张翠兰和趴在婉儿另一侧的林月娥一声呻,是栾云桥玩得兴起,一边猛烈捅着曾婉儿,一双大手袭上了两旁二女的玉,手指扣入二女的菊花小

  内掏摸玩耍。三女早被玩得身软酸麻,此起彼伏的叫着,挨着。

  片刻,三女先后颤抖着在男人的玩下到了高。只剩下栾二下腹撞击在曾婉儿股上的啪啪声。

  就听萧玉娘纤轻扭,圆轻摇的轻咳了一声。栾云桥便起了身子,狠狠在她了一巴掌,然后把个依旧坚硬如铁的巴一下捅入玉娘那暴出来的菊花里。

  玉娘舒适的长吐一声,正举相就。栾云桥却一把扯住了妇人的发鬓,迫着玉娘扬起脸,又探手残忍得拧住上的头,狠骂道:

  “就你个货事儿多,怎么,看不得爷玩别的女人吗?”萧玉娘疼得俏脸扭曲,还没等回话。

  旁边关注着的方蓉却再也忍耐不住,抬头心疼的埋怨道:“爷,你怎么能对小姐下如此重手…”

  话未说完,就听玉娘横眉立目的喝骂道:

  “住口!主子玩玉奴,就是再狠也是应当的。哪有你这蹄子开口的份?”接着一面动着股承受着身后男人的撞击,一面对栾二柔声道:

  “爷,这丫头让我娇惯坏了,玉奴想…看爷打她,看她还敢顶撞爷。”栾云桥倒不在意,轻笑着道:“打她,还用你家主子动手吗?”便对身边方蓉命令道:“掌嘴!”

  方蓉被玉娘骂得委屈,正在发愣间,听了栾二喝令,心下犹豫,就听萧玉娘冷冷的道:

  “让你掌嘴呢,怎么…主子的话你没听到么?”方蓉心下一酸,认命的,跪在二人面前眼看着栾云桥蛮横得干着自家小姐,抬起手来向自己脸上去。

  只打得几下,栾云桥便看出方蓉心下不服,索让她屈辱至极,便喝道:

  “月娥,来替爷教训下这不听话的货。”

  林月娥正在旁边看着主人夫人,自己偷偷手着发,听栾二唤她打方蓉,奓着胆子走过来,期艾艾得不敢动手。

  却听萧玉娘正开口骂方蓉“你这蹄子不知道好歹。一会儿三姨娘教训你,你若敢反抗,我便与你断绝情谊,你以后也给我远远的滚开,我萧家再用不着你虚情假意的伺候。”

  直吓得方蓉浑身发抖,连连给萧玉娘叩头,回道:

  “小姐别发火,方蓉知错了,婢绝不敢反抗的。”林月娥听了心中快意,几步走过去拎起方蓉头发,就是一记耳光。然后又在她的娇上狠扭了一把。

  方蓉内功深厚,疼痛倒在其次,这份屈辱如何忍得。只消抬手一掌,就能让这张狂的女人一命归西,但当看到面前玉娘严厉的目光,便收了手任林月娥打。

  林月娥见方蓉不敢反抗,越发来了兴,抓着女人的头发,朝她的下身就是两脚。疼得方蓉,翻倒在地。林月娥大嗤嗤的骑跨了上去,坐在方蓉上,扳开女人的大腿,就在下身娇的秘处掐扭起来,嘴里还骂道:

  “让你这人不听爷的话…还敢还嘴…想得爷的宠,再跟老娘学几年榻工夫吧。”

  这妇人本就心狠,更是知女子痛处,便用半寸长涂得殷红的指甲掐了方蓉花上的花蒂珠,掐拧个不放。

  只疼得方蓉地翻滚,嘴里求饶道:“小姐,方蓉知错了,就饶了奴婢吧。

  奴婢再不敢了。”

  林月娥见她还敢嘶喊,便转了身,骑在女人上,扯住头发,在方蓉脸上左右开弓的嘴巴。

  玉娘方才骂方蓉是一心讨栾二心,如今见方蓉被月娥打得鼻孔嘴角都现了血迹,也不由得心痛,转身对骑在身上的栾云桥道:

  “主子,玉奴累了,就让方蓉来伺候爷放儿吧。有玉奴在,方蓉定会听话的。”栾二自不会扭了她心意,点头命林月娥闪开。

  便见萧玉娘取了一方手帕,扶起方蓉,替她抹去口鼻中的血迹,柔声劝道:

  “蓉丫头,你何必偏要触恼他?方才不是也同意作他的女人了么?”方蓉抱了萧玉娘大腿,哭道:

  “小姐,方蓉无论什么都忍得,就是见不得小姐受苦。”玉娘轻抚了她的头发真心道:

  “我没受苦,伺候他高兴,是我最快乐得事。”说着,拉了方蓉来到栾云桥面前跪了,又命她双手高举过顶,吩咐道:

  “还不快含了?”

  方蓉听命,张开小嘴,将栾二下高巴轻含在嘴里。

  玉娘将方蓉一对手腕拢了,递在栾二手中,然后献上香供男人品尝,扶着男人宽厚的肩膀,轻声道:“主子,她。玉奴想看着呢…”栾云桥一面品尝着玉娘柔软的小嘴,芬芳的香舌,一面手握着方蓉高举的手腕,下身动,着身前女人温热得小嘴。

  方蓉还是第一次接受男人把那物放在她嘴里,但是在这何府见女子服侍男人吹箫多了,便学着样,将那硬的家伙深含在喉内,任那东西在口里放肆的进出着。

  栾云桥搂着玉娘的身子,手抚摸着女人间细的肌肤。下身动得越来越快,方蓉被得连连作呕,但双手又被栾二牢牢拿住。见栾萧二位主子,正吻得痴,也不敢打扰,只得张了口,放松了喉内肌,拢了嘴,感受着口内男的气息。

  玉娘感到男人快点将近,附耳轻道:

  “爷高兴,就在她嘴里吧。她不敢吐出来的。”方蓉听栾二要了,也有些紧张,还有些恶心,正待吐出,却被玉娘按了头用力向男人间顶去。她自不敢反抗,只觉得嘴里大的巴,突然一跳,随着男人身子的战抖,一股股滚烫的发<大管家的慾望> wWW.bAqIzw.Com
上一章   大管家的慾望   下一章 ( → )
大管家的权威倾城护爱我到底是个怎一个男人的伪沈嫣日记湘河情佛珠与表我的妈妈白玉陪读母亲的事暗夜妖姬
正在为您播放大管家的慾望在线观看由fanyudexin提供,大管家的慾望结局在线观看完整版精彩第11集,八旗小说网提供大管家的慾望精彩观看完整版在线下载,大管家的慾望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大管家的慾望》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