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小说大管家的慾望在线阅读由fanyudexin提供
八旗小说网
八旗小说网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乡村小说
好看的小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恋母往事 成家大院 半世风流 禁忌情人 娇妻夏颜 阴阳神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大管家的慾望  作者:fanyudexin 书号:46853  时间:2018/8/29  字数:5891 
上一章   第09章    下一章 ( → )
  栾云桥疲倦的推开楼门,爬上楼来,看着自己冰冷的榻,转头摸进了孙家的房间。

  开帐帘,发现月光下,孙菁搂着大女儿铃睡得正酣。

  便不再叫醒妇人,褪了衣衫,在孙菁身旁躺了,大手一揽,把个母女俩一同搂在怀里,倒头便睡。

  妇人惊醒过来,见是他,便不作声,把身子往里让了让,闪出近半个榻让栾二躺了。回头把个臻首反靠在栾二怀里,蹭了蹭,继续沉沉睡去,那模样象极了等候丈夫夜归的小子。

  栾二躺在上却睡不着,手伸了孙菁怀里握了妇人丰子,脑中的琢磨着。

  何府的明天,有谁知道究竟会怎样呢。

  他栾云桥现在风光无限,玉人在抱,又有谁知道明天的命运会把他推到哪里呢。

  时值冬至,北风扫过何家镇,尽管这里的冬日不比北方寒冷,但地的黄叶仿佛提醒着人们年节日近。

  何府里自李,常二位官员走后,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何金虎老爷出门不在,诸位夫人太太们感觉少了很多拘束,每斗牌作画,刺绣赏花。家里上下事物自有栾大管家与一众管事的安排打理妥当,就是何老爷在家时也未曾如此轻松写意。

  至于众女眷与栾云桥之间的男女荒,这些身居朱门的妇人女子本就当伺候服侍男人是自己应当的本份。尽管栾云桥玩得变态下作,有时甚至辣手摧花,但在男女之事上,自古便是以男人为尊,谁家的女人不是三从四德,以夫为纲。一大被掩了的风事,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再有,自从镇上张太医两次过府施诊,确认了曾婉儿,张翠兰二位姨娘先后怀了身孕后,这位栾大管家便自收敛了许多。有心计的家人大体上也把何府求子的勾当猜个八九,只是个个装作不知。

  何家得嗣,远在他乡的何老爷自然是大喜过望,连连命人稍来来赏赐,补品等礼物,给两位有了身子的姨娘。大夫人萧玉娘到没有怎么,只把个三姨娘林月娥嫉妒得暴跳如雷,每里变本加厉着栾云桥索要云雨。栾二却不理她,后来甚至命家人看守了她起居的院落,勒令这位发了的三姨娘不得随意出入。

  栾云桥当筹齐了银两让与两位官员运走后,接连两风平静,便也渐渐放下心来。暗地里使人接了施云卿出来,在柳红为其置得一处宅子中又与她乐了两回。身着孝服的人还是带着十分抗拒的表情见了栾云桥,但是屈于何府的势力和栾二的威,依然含羞忍辱的伺候了。

  没有了顾忌的栾二自然玩得十分痛快,不论是迫妇人含着眼泪用香舌遍男人的全身,还是将赤的女人捆绑悬吊在树上恣意的鞭打,甚至最后在施云卿再被调教得完全丧失了反抗意识后,辱得一口一口咽了栾二排溺的体。栾二在被凌的女人身上充分发了紧张的情绪和望。

  事后,栾云桥还是给了妇人一笔不薄的抚恤,至于此举能不能给他自己保留一点血脉,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这,适逢冬至,栾大管家便命家人开了宗祠,安排一众夫人请了神主,祭奠了何氏祖先。眼看着几位夫人眼巴巴的向自己探问老爷年底能否赶回何府。栾二只是笑而不答,命几位夫人散了,暗地里却不断审视着各方面汇总来的信息,揣度着当前的局势。

  从何金虎频频写回的密信中看来,谋划的事情并不象想象中顺利,很多事都办得力不从心。而何家金龙大爷和三娘金梅都有意让着栾二前去辅佐,看来离他栾二进京的日子也没有多远了。

  ****

  当晚,何府的花园中,明月高悬。

  花廊下摆着十几桌酒席,除了主桌上栾云桥陪着几位夫人安然端座外。四下里分各房,一些有身份,有体面的妈,丫鬟,仆妇,乃至二管家,管事…何府百十口人,连西风阁里孙家的孙菁都带着两个女儿在圆桌前团座了,彼此谈笑着,熙攘个不停。

  按何府规矩,每年中秋,冬至两节何府全家上下,稍有身份的人都会在老爷主持下开一次家宴。一是体现何府上下一团,和睦美满;二是为了让主子奴仆之间有一次畅交流的机会,也算是对家里下人一年辛苦侍候的一次犒赏。

  能和主子们有一次平起平坐,把酒言的机会,当然作家奴,丫鬟的都是十分心喜。往日因何金虎脾气暴烈,还有几分拘束。如今老爷不在,夫人萧玉娘又情温和,慈善可亲,众位女眷便放开了许多。

  随着大夫人萧玉娘的几句祝福勉励的贺词,栾云桥只淡淡的吩咐了一声,开席。

  一道道佳肴火锅,陈年美酒纷纷摆上,早有几位二管家以柳红为首,带领着管家辈的到主席上给几位夫人并栾大管家敬酒献寿。萧玉娘和蔼大方的饮了头杯,脸上泛一阵红晕。

  众人便不拘束,各找了自己相的,对脾气的聊天说笑。一片祥和气氛,不能言表。

  只见柳红私下拉扯了孙家的母女,手捧酒杯来到栾二面前,盈盈一拜道:

  “主子终烦劳辛苦,打理得何府兴旺。我们几个没脸的也没能服侍好主子,今儿借主子的酒,柳红和几位姐妹给爷献寿,也不枉我们娘们儿几个跟随爷一场。”话到动情,竟红了眼圈。

  栾云桥早离席而起,看着身边几位常伺候自己欢乐的娘儿,心中感情也自不同,笑着举杯道:“你我虽有主奴之分,但情谊自不比寻常。你们几个都是爷调教出来满意的,否则爷不会留你们随侍身边。只是爷平里待你们十分严苛,稍有不顺便是家法责罚,过当之处也希望你们几人莫要记恨你家主子。”

  “爷…!”

  几位侍妾都臊红了脸,羞涩的回应着。

  栾二哈哈一笑,陪几位美人举杯饮了。

  旁边早有三娘林月娥听了,心中不是滋味,笑着离席,走过来高声道:

  “哎呦——!这几位妹妹可真会说话,你们是栾二爷一手调教出来的,都伺候不好,那我们这些作姨娘的还不得天天挨爷的鞭子!”说罢就娇躯摆,花枝摆笑个不停。

  尽管栾二和几位姨娘的事,在座人等都心照不宣,但是明目张胆把这层关系挑明的,也只有这位放的三姨娘了。其他几位女子都不敢得罪她,柳红却不怕她,回敬道:“三姨娘说笑了,我们本就是爷的奴才,母狗般的人物,挨爷几下打倒没什么。只怕老爷不在,几位姨娘吓得连房门都不敢出呢。”林月娥听得柳红言语刺耳,让个下人讥笑自己,不由怒得寒眉倒竖,就要张口放些难听的话来。只觉得后处被狠狠捏了一把,吃痛转头看时,栾云桥正用冷冷的目光狠狠的看着她。吓得妇人一缩,片刻便改了笑脸,把个前半的白挨在栾二身上,娇嗔着道:

  “奴家跟几个姐儿说笑着玩呢。爷板着脸,月娥怕都怕死了。有什么气火,一会宴散了,尽管撒在奴家身上便是。”说着又是一阵笑,直笑得鬓发抖,玉轻摇。

  柳红见这当几位二管家管事也来主席给栾二敬酒,便不在理会林月娥,带着孙菁母女往别桌去了。

  却见几位二管家,刘二,刘四连带何府总护院等几位爷门儿都捧着杯,来给栾二劝酒。当下众爷们儿谈笑着,推杯换盏,痛饮一场。

  众女眷家人也三人一堆,五人一伙边吃边聊。有老家人提起当年何府旧事的,有前里伺候常李二人时听闻外面野史佚事的,还有谈及老爷此次出行给个人带回赏赐的…

  一家人吵吵,更有喝酒行令,击杯灌酒的,热闹非常。

  栾云桥好容易摆了林月娥的百般纠,手拿酒壶,转身来到二姨娘曾婉儿面前,恭身施礼道:

  “曾姨娘此番辛苦,为何府留下烟火,增添人丁。劳苦功高。栾某人前些日子,多有得罪处,还请二姨娘莫要见怪。”

  曾婉儿早惊得离席还礼,想着栾二私下与自己耍秽情景,自己每次都被得发情母狗儿一般,脸上早臊得通红。她如何能不知腹内胎儿是自己与栾云桥的孽缘,听得栾二语出挚诚,也是眼圈一红,答礼道:

  “栾二爷哪里话来,婉儿愚笨,不懂伺候爷们,全赖栾大管家一力,护得我母子周全。”

  二人正说话间,栾云桥偷眼看到主座上的萧玉娘已是脸煞白,虽然依旧是笑容可掬,但瞟了一眼栾二,手中香帕攥得紧紧,默不作声。

  玉娘心思栾二如何不知,当即闪身躲了,又奔四姨娘张翠兰而去。

  张翠兰早把一切看在眼里,待男人来在身前,不等栾云桥开口,便取席上酒斗给栾二和自己斟了,举杯道:“栾二爷莫要多说了,翠兰知道爷也是有苦难讲,妾身既然嫁到何府便是何家的人。一切都听从爷们的安排便是。今后不论栾二爷有何差遣,妾身一定尽心侍奉。”

  说罢,一仰臻首,将手中杯酒一口饮进。栾二见此姝明白,也不好多说,只得举杯饮了。正想着在叮嘱些什么,谁知三姨娘林月娥见栾二敬了曾婉儿又敬张翠兰,浑然没把她放在眼里心上,想是怪自己没有怀上身子,心下早醋海翻波,扭着纤走了过来,腻声道:“栾二爷,又和我四妹妹说什么体己话呢?若是不妨,也说给月娥听听。”

  栾二生平何时受过妇人这般扰,心下火起,见张翠兰冷然回归本座,便转身道了声:“方便。”

  又回头看了看脸桃花的林月娥,用眼光示意她跟自己来,然后转身便走。

  林月娥见栾二以目唤她,自然得意,瞄了一眼众人,见众人正在畅饮,便趁大家没注意,尾随栾二而去。

  栾云桥也不多话,领着林月娥转到园内假山之后。一把拉了妇人就往暗地无人处走去。

  林月娥素知栾二荒,只道栾大管家临时起意,要在这假山后无人处她,便小声道:“二爷手下轻些,小婊子定当跟来伺候。”却不想到了假山暗处,被男人一把揪了头发,还未适应眼前的黑暗,脸上早挨了两记耳光,只打得她眼金星,才知道栾二恼了,要在此处收拾她,忙开口求饶道:

  “主子饶命,小婊子再不敢了。”

  栾云桥听惯了这妇这般言语,如何肯信。一把将林月娥按翻在一方青石上,掀起妇人下身长裙,一把将亵褪在脚上,手起掌落,在那白生生高翘着的大股上狠扇起来。

  林月娥却不惊慌,媚眼如丝的扭过头看着栾二怒打自己的身子。却是纤轻扭,掌来受,一边挨着口里一边哼,倒似十分享受。

  栾二只几巴掌就把个雪白的得通红,见妇人态,冷笑道:“爷也知道你这小娼妇不怕这个,今儿不给你个厉害,怕你还爬上天去。把你那给爷扒开。”

  林月娥听栾二命其,正中下怀,哪怕这个,嬉笑一声,伸出玉手便到身后便把两瓣多股连带着花努力分开,出那鲜美多汁的,只等男人玩干。栾云桥怎会如她心意,袍袖一抖不知道何时手中多出一枚李子,足有小儿拳头大小,水灵灵紫红红的,不容分说一把入林月娥敞开的中。

  妇人觉得不对,只觉得一物凉丝丝圆滚滚入下身,惊得回头急看。只见栾二笑着,从袍袖中又取出一枚,林月娥心中叫苦,这分明是方才不知何时栾二在席上果盘中摸的,却不知道他取了几枚。好在此妇以为男人在此处行动,下体早,并不觉得如何疼痛。

  直到身后栾云桥将第三枚李子也强行入林月娥内,妇人才知道大事不妙,下身柔弱内,被水果撑得痛不已,只得回头开口求道:

  “爷…!奴的好主子,小婊子当真怕了,莫要再了,这几个小娼妇已是吃不消了。”

  栾二只是冷着脸不理,在妇人恐惧的目光中,又从袖内摸出一只象牙筷子。

  林月娥吓得魂飞天外,三枚李子已经让她下痛难当,这象牙筷子长有四寸,捅入内即便不死,恐怕也是血不止,忙苦求道:

  “主子饶命啊,念在婊子一心侍奉主子份上,莫要将这物再捅了。这物事再将进去,婊子的定然坏掉,就再不能伺候主子了。”说着在青石上连连叩头,尽管是怕得急了,掰着股的手还是不敢松开。

  栾云桥见她真得怕了,伸手掐住林月娥下身花蒂粒狠狠一扭,骂道:

  “你这没脸色的妇,爷要玩你时自会去寻你取乐。还敢纠,今晚须要你的好看。”

  当下将手中牙筷从中一掘两半,并拢,朝着妇人间菊花孔狠狠捅入。

  疼得月娥惨叫一声,那象牙筷子尽管对拢了也不甚,还十分光滑,但却坚硬异常,直直通入内加上内早被,叫妇人如何受得。

  林月娥咬着衣襟直忍着男人把两支并在一起的半截牙筷全部送入菊花深处,才敢一口气,已是痛得花容变,泪水齐。栾二却不管她,一手将她子提了,放下掀在上的长裙,又在妇人翘起得隆上拍了一记,吩咐道:“撅在那里干什么?还不随爷回去安席。”

  林月娥躬着身子撅在青石上哪里还下得来,好容易拧着身子下得青石,只觉吓身内酸难当,后庭菊内生涩疼痛,却一步也迈不动。哭着跪在地上,求道:

  “爷,疼死奴家了,奴家还未生育,这么玩不是要了奴的小命吗?求爷给婊子取出来吧。夜里爷就是打死小婊子,也是情愿的。”

  “哼,不当事的,爷早试过,连柳红都能忍得,你就忍不得?休得多说,家宴散了才许你取出。”林月娥听得栾二早玩过此种女填充,心下略安,又听柳红也受过这种惩罚,自己未必就输给了她。当下,忍着间疼痛,一步一挪,蹒跚着随着男人去了。

  等栾云桥回到席间,众人已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在兴高采烈之际。

  柳红见栾二回席,起身啪啪,连击两掌。

  只见随声花廊下几盏明灯同时熄灭一半,旁边准备的家人早在酒席四周草地砰砰点起几堆篝火。同时丝竹款动之声响起,四下里乐声一片。众人听得音乐幽然悦耳,便都住了嘴,转身看去。

  从花廊一侧款步走来四名貌美歌姬,一手提着宫灯,一手向上轻举,四人合力托着一个一人抱的托盘。

  走得近前,才见托盘上俏立着一绝代妖娆,身着雪白半透宫装,外罩霓裳羽衣,长袖随身更显得身材人,玉腿修长,双臂微曲,遥抱明月。全身素白的舞衣贴体,唯有高举在半空和单点在托盘中的一对金莲上穿了一双明的红绣鞋。

  待四名歌姬站得席前,众人才看清,此盘中美人,双目彻亮,明眸仿似天边星辰,脸似满月,粉白透红,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头青丝高高挽成两个长圈发髻,身形柔软舒展恰似敦煌飞仙,配上绝世姿容,还道是天宫仙子,月里嫦娥下了凡尘。

  众人正被此姝美间,随着乐曲丝竹款动,此姝优美身姿缓缓舞动,就在这美人盘中翩翩起舞。在月光篝火映衬下,霓裳轻摆,娇躯柔摇,显出美人曲线玲珑,翘。

  舞蹈片刻,只听美女朱轻张,嗓音娇脆清亮,伴随音乐娓娓唱道:

  “雪飞柳絮梨花,

  梅开玉蕊琼葩。

  云淡帘筛月华。

  玲珑堪画,一枝瘦影窗纱…“

  歌声人,但高雅而不俗,加上音姿妙美,入得耳内让人绵绵醉。配上优美身姿,款款造型,更显绝代风华。  WwW.BaQizw.Com
上一章   大管家的慾望   下一章 ( → )
大管家的权威倾城护爱我到底是个怎一个男人的伪沈嫣日记湘河情佛珠与表我的妈妈白玉陪读母亲的事暗夜妖姬
正在为您播放大管家的慾望在线观看由fanyudexin提供,大管家的慾望结局在线观看完整版精彩第09集,八旗小说网提供大管家的慾望精彩观看完整版在线下载,大管家的慾望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大管家的慾望》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