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小说大管家的慾望在线阅读由fanyudexin提供
八旗小说网
八旗小说网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乡村小说
好看的小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恋母往事 成家大院 半世风流 禁忌情人 娇妻夏颜 阴阳神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大管家的慾望  作者:fanyudexin 书号:46853  时间:2018/8/29  字数:5837 
上一章   第07章    下一章 ( → )
  入夜,天边一轮明月高悬。

  何府的园子里是灯火通明,栾云桥早命人在他的“西风阁”前搭了戏台。

  栾大管家以及今夜留宿的两位朝中大员,此刻都换了便服,围坐在西风阁的阁楼上赏月听戏。

  每人面前都摆放着条案,上面山珍海味,美酒琼瑶自不待说。

  三人推杯换盏,酒至正酣。

  当然如此良辰美景,自然少不了美人相伴。

  栾云桥身边是孙家的领着两个女儿委身伺候。

  栾二此时也有了三分酒意,早把萤儿丫头搂在怀中,一边看着孙家的给自己斟酒布菜,一边手探到小妮子怀中,在萤儿上轻轻拨。

  小女孩对这大管家还是存在几分忌惮,蜷缩了身子怯怯的靠在男人怀里,手放在栾二口上,眼睛直看着对面戏台,正看得入神。

  再看邻席,李侍郎更是不堪。

  胖胖的身子歪倒着靠在一个妖美妇的怀里,正让美人给他肩颈上作着推拿。

  另有一美貌女子斟了一杯美酒,在口内含了。娇躯轻扭,靠在男人身上,献上香,口对口的,往他口中渡送。

  这女子身上衣襟早被李侍郎得散了,着一对香,摇晃间轻颤,红梅凸起。

  李侍郎喝了美妇喂到嘴里的琼浆,一手把玩着女人香房,一手在美人的俏上抓捏着,时不时猛拍上一把,惹得怀里佳人阵阵娇嗔笑。

  他自己却若无其事的摇头晃脑听着戏词。

  李大人邻桌的将官常威却似是正派了许多。

  两位千娇百媚的女孩子虽然是殷勤劝酒,又是玉体横陈,期期挨挨。

  一个美人把在男人手臂上轻磨软蹭,娇笑着细语不停;另一个装作不胜酒力,倚靠着男人,把个红酥玉手支在将军腿上,暗地里画着圈圈。

  常威却恍若不觉,只用一支胳膊支着条案,抬头听戏。女子把酒斟了送在他嘴边,便接过一仰而尽。夹菜与他,张嘴便吃。只是视这两位美人的百般献媚如无物,丝毫不假颜色。

  不消几次,得两位美女小嘴微撅,脸娇嗔的怪他不解风情。

  栾云桥旁边冷眼见了,心下诧异,便举杯祝酒道:“二位能光临我何府,真使府下蓬荜生辉。栾某不才,代我家金虎老爷敬二位大人。”常李二人连忙客套,举杯饮了。

  栾二见是话,便问:“常将军英勇盖世,栾某早就敬仰。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席间玩乐,常军门何故不假辞,莫非是嫌身边女子不美或是嫌她二人不用心伺候?”此话说完,两道清澈严厉的目光向常威身边的美女扫去。吓得二女顿时颜色大变,一个更是娇躯一软挤入常威怀中。

  李侍郎听了哈哈一笑道:“栾兄弟莫要错怪了老常。他练得可是家传的童子功,天生命苦没得福享。老常,兄弟没说错吧。”常威见栾二几句就让身边美人吓得花容失,躲在他怀中珠泪暗垂,心下可怜,便开口道:

  “常某人安敢嫌娇人不美,只是家族中有规矩,凡练武者,不到四十不能破了纯童子,掉一口中气。常某今年三十有七,所以请栾兄弟多多见谅,还请饶了这陪酒的美人。”

  栾云桥这才展开笑容,释怀道:“大丈夫何患无,常兄英雄豪侠,还懂得怜香惜玉。三年后,小弟一定选送佳人到常兄府上。今日常兄既然近不得女,来人啊,换美酒。”

  常威诧异,心道,这席间美酒已是上品,难道还有好酒。他本是武功出身,酒量甚豪,听有美酒,不由精神一震。

  只见三名貌美女子从一旁转出,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手捧托盘,里面放着一尊白玉酒壶。来到三人席前,将那酒壶放在条案上,然后也不走开,便在三人身旁跪了伺候。

  常威却不理会女子美丑,只把酒壶盖揭了,轻轻一闻,惊道:“这是四煞的玉泉,常某也是在大内当今万岁的赐宴中,才得尝一回。没想到何府竟有此佳酿。”

  栾云桥见常威动容,微笑道:“常将军果然英雄气概,美酒一闻便知。只是这贡酒难得,却不好去外面随口。你我兄弟自享便是。”说罢,斟一杯,遥敬二位。

  常李二人忙举杯饮了。不想李侍郎饮罢,却嫌此酒太烈,还让与了常威。

  栾二见二人为一壶酒还推来让去,不由笑道:“两位大人难得来我何府一醉,你我三人一见如故,真是让栾某三生有幸。这区区薄酒,算不得什么。”说着双手一拍,又是两名美女,身着薄纱,手托覆着红绒的托盘款款献到席前。这两位女子形容尚小,黄发垂髫,显然还是处子,轻纱内隐隐透着娇红梅,细腿

  黄侍郎看得瞠目直脖,浑然忘了自己美人在抱。直到怀中美人嗔怪的在他物上狠扭了一把,才缓过神来,笑着伸手掀开了盘上红绒。

  只见盘内是一本宋版古书,虽然珍贵,却也值不得几个。正感到诧异间,随手一翻,就见书页中夹着一叠一千两一张的龙头银票。不由得喜得眉开眼笑,对着栾二拱手称谢。

  献给常威的却是一口短剑,普通的黑鲨鱼皮鞘,暗黑木柄毫不起眼。

  常威知道栾二出手必定不俗,也不多问,伸手将短刃拔出鞘外,只见寒光一闪,一股冷森森的寒气从利刃上冒出。常威将身后随身佩剑拔出,只在那短刃上轻轻一搪“当”的一声,一口钢炼制的宝剑就断为两截。不由口赞道:

  “好宝贝,真乃人间利器。”

  常李二人收了礼品,再次恭身向栾二道谢。

  三人气氛更是融洽,加上美酒助兴,渐渐放开形骸,无话不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常威见栾云桥酒到杯干,为人豪,形容洒,谈吐不俗,便提出要与其结拜成异手足。栾二见常威英武正派,自然也是乐意,加上李侍郎推波助澜,二人便在席间换了帖子,叙了长幼,自是常威为兄,栾云桥为弟。

  待到众人归座,更是气氛热烈,尽而散。

  那常威有了酒自去休息不提,那李侍郎更是在四位美人的簇拥下,左搂右抱,道别了栾二自去厢房中玩乐去了。

  ***

  栾云桥虽然也有了几分酒意,头脑却十分清醒,理了下今发生的诸般头绪,沉思了片刻,在案前坐了,提笔给何金虎写了封密信,命人星夜送去金陵。

  待家人走后,酒劲渐渐上来,栾二感觉体内有几分燥热,又想起昨夜张家娘子施云卿。那忍辱声的景,不由几分意动。叫来孙家的命她悄悄去佛堂唤萧玉娘来侍寝。

  不多时就听孙家的推门而入,大夫人萧玉娘裹着一身拖地的黑绸斗篷,低着头在身后默默的跟随。

  孙家的给栾二倒了茶,递在他手里,便识趣的转身回房睡了。

  萧玉娘款款碎步走到正在用贪婪目光欣赏自己的栾云桥面前。

  还是那张娴淑典雅的脸蛋,高贵端庄的气质,安详的口吻问道:“不知大管家深夜唤玉娘到此,有何事商量。”

  栾云桥意看着眼前的夫人,道:“小生今夜酒沉,火煎熬,想寻一妇恣意耍,不知夫人可愿屈尊服侍小生一晚?”玉娘听得栾二放言语挑逗,口起伏加速,颤声回答道:

  “大管家怎么说出如此无礼话来?妾身我一向恪守妇道,娴淑知礼,栾二爷怎么将妾身说成是妇。”

  话虽然磊落,但玉娘口中忍不住带出几分意,脸上更是由白转红,就像酒后德的反是自己。

  栾云桥心中好笑,板着脸静静的站起身来到萧玉娘面前,突然抬手就在美人脸上了两记耳光,喝骂道:“没规矩的小人,母狗一样的货。爷就是这么调教你跟主子讲话的?”

  萧玉娘扬着脸挨了两记嘴巴,好似一下端庄贤良都被打到天外去了。噗通一声跪了,把身子向面前的男人靠去,嘴里也变了腔调,腻声道:

  “爷,求您别打脸,明里让人见了不好解说。爷说玉娘是妇,玉娘就是妇,爷说玉娘是货母狗,玉娘就作爷的货母狗便是。何苦又发这么大的脾气。”

  栾云桥听女人说得下,酒气更冲。一手攥了萧玉娘的发髻,扯得妇人俏丽的玉容扬起。看着萧玉娘哀怨人的双眼,狠狠得问道:“说!昨儿夜里,有没有发,想着爷?”

  “有,玉奴每都盼望着爷来,想起爷的厉害玉奴浑身的来了。

  爷今夜准备怎么玩耍玉奴?方才可是爷亲口说玉奴是妇的,如若一会儿爷不能让妇发了,玉奴可不依!”

  说着,伸手只在身上紧裹着的斗篷带上一拉。

  刷…,绸子的斗篷滑落,萧玉娘斗篷下,身子里面竟然寸缕未着。白花花的身子出来,给室带来一片。不仅如此,两粒红立的头上还夹着两枚金黄的夹,只夹得那娇充血肿,惹人怜爱。再往身后看去,纤纤细下的肥白上,分明用醒目的朱砂分别写着硕大的四个工楷“栾氏玉奴”

  栾云桥伸手从萧玉娘俏脸上摸起,划过细长的脖颈,游过丰的双峰,抚过平滑的小腹,感受着冰冷凉夜刺引起的女人白滑肌肤上的点点涟漪。最后停在那花间秘处,拉扯住妇人一丛,用力扯道:

  “好个不要脸的小娼妇,趁老爷不在家,白里装的端庄正经,半夜里就光着股来勾引姘管家,你自己说,是不是该打?”

  “啊——!”萧玉娘娇一声,腻声回道:

  “玉娘自是不要脸勾引男人的妇,却不是娼,爷哪次玩玉奴可曾给过一文嫖资?象玉娘这种臭不要脸的材儿,不打个半死自是不会长记的,爷还再等什么?”

  说着,扭动身躯,高举白,轻哼着向主人讨打。

  栾云桥手指轻探,在萧玉娘双腿间处掏摸了一把,妇人下身早腻异常,手指便在那花上的蓓蕾处狠狠捏住。眼见着萧玉娘感得全身战栗,泛起一阵红,口中道:“想挨打?没哪么便宜,今儿爷偏不打你,也不你,看你能把爷如何。”

  玉娘心中一惊,她不怕栾二打骂,更喜爱男人凌辱作践。却还真是怕栾二当真只是挑逗她,再冰冰凉丢置一旁不理。真似那样,这一腔情,漫漫长夜叫她如何熬得?连忙开口求道:

  “爷…!我的好主子,你就赏玉奴一顿吧。哪怕打得玉奴三下不来,奴就推说身体病了,不碍事的。再说奴是个耐打的,就算爷打得再狠,哪次也没敢扫了爷的兴啊。”

  说着,把个雪白肥美的股撅过来在栾云桥腿边蹭来蹭去,一副母狗发情的模样。

  栾云桥伸手在萧玉娘弹手丰润的隆上抚摸着,调笑道:“好货,上次爷在你上题的字,如今红肿都平复了,还不抹去。万一沐浴时让下人见了,看你这蹄子还有脸在何府充什么夫人。”

  萧玉娘媚然一笑,若不是栾二提醒,她几乎都要忘了,撒娇的答道:“字是主子题给玉奴的,玉奴又怎么舍得将之抹去。如果当真让下人们见了,玉奴没脸,就去悬梁自尽,倒也干净。若不是怕老爷回来见了不好,玉奴真有心让主子找来油墨把这四个字刺在奴上,作一辈子栾家的玉奴算了。”栾云桥听妇人讲得动情,在她股上掐得手加大了力气,道:

  “又在讲些什么,就算你这身子再不给外人看。也不怕让儿孙辈笑话,等你七老八十了,成了一名老妪,干瘪的股上还刺着这些儿个字,不是让爷笑掉了牙?”

  萧玉娘却板起脸认真地说道:

  “玉娘顾不了那么长久,玉娘只知道爷得奴现在快活。真有那么一等玉娘老了丑了,爷也不会不理玉娘的是么?爷还会把玉娘的脸踩在脚底下,让玉娘学狗叫的是么?…不!…只怕爷到时候,早就有了更年轻,更好看的的美人侍奉,就想不起玉娘了。真有那一天…玉娘就去死…可是就算在九泉下,玉娘也希望爷记得,有一个曾经还算看得过的玉奴侍奉过主子快活…”说着,萧玉娘俏目紧闭,泪如泉涌,黯然伤心。

  栾云桥就算是铁石之人,此刻也让此女柔情化成绕指柔。

  他把妇人抱在怀中,手在萧玉娘白皙的皮肤上温柔的抚摸安慰道:“好傻的玉奴,脑袋里竟在想些什么?莫说我比你还年长几岁,就是小上几岁,到几十年后玉奴老了,爷就不老了么?到时恐怕都下不来,玉奴不趁机骑在爷的头上,就算是福气喽。更何况人生无常,生老病死不论,就这次何府能否平安也在两可之间啊。”

  萧玉娘一惊,抬头看着栾云桥,问道:“主子说这次老爷出去,何府会有大难不成?”

  “一切只看天意,我何家历来是当今太子一系的底。这次与四皇子争斗,已然是快图穷现匕的时候,表面上是占尽上风,但世事难料,四皇子是皇贵妃一派,朝中也都不是易与之辈。我何府如今,胜了,当然是风光无限,位极人臣;败了,仇家又如何肯不斩草除。只怕连我栾二,想作个陶朱公都不能啊!”玉娘在男人怀里听得直抖,怯声道:“云桥,我知道你手握重金,既然如此凶险,你带玉娘远走高飞如何?我看你身边几个丫头还有柳红必然都是肯的。我们找个荒野偏域,作个富翁不好么?到时就算你玩腻了我们娘们儿几个,随你买多少女孩子,我们都不会翻醋的。”

  “妇人见识。如此作只能让我成为两派的公敌,无论谁胜了,普天之下,又能躲到哪儿去。这且不论,只讲我栾氏一门与何府的关系,就是斩不断理还啊。”

  “是玉娘犯傻了。爷,玉奴不是怕死,只是才找到象爷这样的主子,实指望能再快活些日子。就这么死了,玉奴真是心有不甘。好了,不要多想了,让玉奴伺候爷吧,爷想怎么玩尽管随意耍,玉奴受得了的。”说着女人伸出玉手在顶在自己上男人的处缓缓抚摸,鼻间气息也渐渐加快。

  栾云桥也暂时放下心思,看着怀里玉人充,明亮人的双眸,感受着女人温柔的抚摸。突然,似乎想起什么,伏在玉娘耳边道:

  “来。爷带你看个景。”

  说罢,起身就走。萧玉娘自是无可无不可,由着栾二子胡闹,想着不过是男人又有了什么点子,想法羞辱自己。跟着栾二身后,反而是有几分期盼。

  只见栾二带着萧玉娘出了西风阁,转来弯去,来到一所院墙后,开了后门,悄声蹑足的进了院。玉娘发现这里正是客房后墙,只见栾二又开了一间墙角的小门,引她来到一间房内。这房里除了简单桌椅,就只有靠墙的一张大

  玉娘奇怪,这里有什么好耍的,就是栾二要自己,这黑漆漆的,有何乐趣可言?正待开口相询,栾云桥把手放在口前,让她声,随手剥了她的斗篷拉着玉娘上得来。玉娘发现整个体是整块石料制成,上的来俏无声响。她早就把栾二当做天一般看待,莫说被扒光了上,就是现在让她去死,只要能和栾云桥一起,恐怕也义无反顾。

  栾二伸手在墙上某处搬了一下,墙上的一处壁画慢慢无声的缩了上去。但一阵叫接着就传了过来。栾二搂着玉娘透过墙上口向对面看去,只见对面一男四女正玩得不亦乐乎。  Www.BAqiZW.cOM
上一章   大管家的慾望   下一章 ( → )
大管家的权威倾城护爱我到底是个怎一个男人的伪沈嫣日记湘河情佛珠与表我的妈妈白玉陪读母亲的事暗夜妖姬
正在为您播放大管家的慾望在线观看由fanyudexin提供,大管家的慾望结局在线观看完整版精彩第07集,八旗小说网提供大管家的慾望精彩观看完整版在线下载,大管家的慾望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大管家的慾望》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